本文作者:admin

知青自传体小说《红尘》连载46:“相对”的苦涩

admin 3周前 ( 06-23 03:20 ) 12 抢沙发
知青自传体小说《红尘》连载46:“相对”的苦涩摘要: 原标题:知青自传体小说《红尘》连载46:“相对”的苦涩 阅读已经连载部分,见文后链接 连载46:选自 第二部 岁月红尘...
原标题:知青自传体小说《红尘》连载46:“相对”的苦涩

阅读已经连载部分,见文后链接

连载46:选自

第二部 岁月红尘

“相对”的苦涩

黎莹怀着惴惴不安的心与关迪上路了,他的家在洋桥村,要翻过两道岭,走上四十来分钟的路程,一路上关迪推着一辆陈旧的28自行车,黎莹的旅行包夹在车后衣架垫上,他们默默的走着,各自想着自己的心事。

路上迎面走来一伙收工的人们,其中几个男的跟关迪打着招呼,一边死死地盯着黎莹,看得黎莹好不自在。一个瓦刀脸用手抹抹嘴角的口水叹道:“他妈的,跟咯样的女人睡一觉,死了也值得。”黎莹一听这不堪入耳的脏话,讨厌地皱了下眉头,她已经并不年轻了,还要受到人们的轻薄,粗鄙,她生气的想。关迪似乎并没有听见那话,打破了沉默问道:“黎莹,你是怎么想起来要来的呢?”

“你的电报和信唤我来的呀。”她略带玩笑地答到。

“你有孩子了吗?”他小心的试问。

“有。”她用手绢揩了一下额头上细密的汗。

“男孩还是女孩,多大了?”“男孩,9岁了。”她想到了她的宝贝淘气包。“你真行运,又是个男孩。”他不无羡慕地说。“其实,我倒更喜欢女孩。”她拨了一下头发。

“嫂子,她人好吗?”她转换了话题。

“她是个与我一样苦命的人。”他停下车,整理了一下衣架上的旅行包。“我们是同病相怜,相依为命。”他又补充了一句。

“你来,孩子他爸知道吗?”他不无苦涩地问。

“是他建议,要我来看你的。”

“哦!”出乎意料的回答,使他一震:“真是他要你来的吗?”他有点疑惑,但一看到黎莹那坦然的眼神,那眼神中不会有假。黎莹简介了一下徐国威的情况。这时,夕阳收尽了余辉,红黄、红黄的天边渐渐地变得幽暗起来,不多一会儿便出现满天星空。“看来,他还是一个豁达的人。”他沉默了一会说道。

“你为什么一直不给我回信?”黎莹询问中充满怨意,她不愿在他面前过多地谈说国威,又转移了话题。

“你应该走你自己的路,我不应该打扰你。”夜风吹来了他的回答。“那么十多年后的电报又做何解释呢?”她反守为攻了。

“这,这是我酒醉后拍的,事后我就后悔了,真对不起,我打扰了你生活的平静。”他歉疚地说。“其实,命运这样安排是很合适的,对你、对我、对他与她都好。不过纵然举案齐眉到底意难平,黎莹,这次我是以一个失败者的身份来接待你的。”

展开全文

“你,你怎么这样说……”月亮陡地升起来了,又大又圆,铮亮的月亮慢慢的移动,一瞬间,把路面镀成银白,山脉里魅魅地呈现出半透明的状态。而他的心暗淡了许久,酸涩了许久,他们走得很慢、很慢,许久、许久才看见黑色的屋顶,灰色的墙,才看见渐渐稠密的人家,高大的房屋,宁静的村子。“到了,你看,一幢多么破败的房屋,它经历了历史风雨的洗劫,与我这久经浩劫的主人一样。”“啊……”黎莹感到一阵慌乱,在夜色的朦胧中,她打量了一下房屋,这就是他的家,这是一幢古老的建筑物,在破落腐败的外表下,仍看得出它当年的雄壮威武,大门虚掩着,隐隐地透出一丝光亮来,门前打扫的干干净净。一条狗沮丧地趴在门口,两只前腿托着脑袋,它见他们来立刻张牙舞爪地气势汹汹地扑上来,黎莹骇得直往后躲,关迪狠狠地给了它一脚,踢得狗“唔唔唔!”地叫,拼命地摇着尾巴偷偷地溜到一边去了。

知青自传体小说《红尘》连载46:“相对”的苦涩

嫂子的意外和慌乱

当关迪用单车龙头去顶叩破败的门扉时,黎莹的心抽紧了,门扉“欸!”一声开启了,一个瘦小精悍的妇女出现在门口:“迪儿,这么晚才回来?”她埋怨着,发现站在关迪后面的黎莹,现出一种诧异的神色。“姑,黎莹来了。”关迪一边往屋里推单车一边说,他姑惊愕地张大了嘴,她想笑,泪却已经涌上来了,黎莹知道这就是他曾说过的未出阁的老处女姑姑了。“姑!您老好!”黎莹连忙亲切地呼唤着。老人大喜过望,一把拉住黎莹的手,嗫嗫地说:“黎莹,真是你吗?好孩子,你终于来了,可怜迪儿想你念你得好苦呀……”

“姑,说这些干吗?”关迪急切地打断了姑的话。这时,东厢房里走出一个抱着孩子、憔悴、清瘦的中年妇女,他马上说:“这是你嫂子,叫清珍。”又转身对清珍说:“清珍,黎莹来了。”她俩对望了一下,眼神一相撞,随即又躲开去。

“嫂子,真不好意思,这个时候来打扰你们。”黎莹真恳的说。她陷在出其不意地慌乱中不知所措,只腼腆地笑了笑,又翕动了一下嘴唇,听不清说什么。这时候,孩子们来了,“爸爸,爸爸!”地叫唤着,一双双小眼睛好奇地盯着黎莹,关迪介绍,这是丁朵,这是亚朵,又从清珍手中接过孩子,在孩子的脸蛋上亲吻了一下说:“这是雅媚,才五个多月。”嫂子进去了,望着三个孩子,说实话,黎莹大失所望,这是典型的农家孩子,已经10点多钟了,还未洗澡,一股股汗酸味。一个女人带三个幼儿,还要忙家务、农事,肯定忙不过来,黎莹想。她仔细地观察孩子们,希望从她们身上找出她们父亲的特征来,最后黎莹怆然了,心中有一股说不出的凄楚。

吃晚饭了,黎莹吃不下什么,姑姑热情地款待着,生怕她有什么不方便。关迪呢,口里虽然只是寒暄着,脸上则不时流露出一种凄凉之色。清珍很忙、很忙,做这做那,她一直不敢正视黎莹。而黎莹则极力地想与她接近。不觉得就深夜两点多钟了。他们把黎莹安排在楼上的一间房子里睡,这间房子是关迪平时带孩子们睡的。这一晚黎莹根本无法入睡,心中老想哭,一种沉重的压抑感逼得她透不过气来,楼下那是他俩的卧屋,隐约传来他们窃窃私语的声音。夜静静的,黎莹躺在床上,只盼望早点天亮,她决定明早即走。

知青自传体小说《红尘》连载46:“相对”的苦涩

大伯的坦言和全家的执留

一夜地辗转反侧,早晨七点多钟,关迪上楼了。

“你去上工吗?我也走,同路”黎莹一见他忙说。“不行,你怎么晚上来,早上就走,是嫌弃我家寒酸吧!”黎莹极力辩解,找出诸如许多的理由,关迪很难受,坚决不让走,姑也上楼了:“黎莹,十六年了,你才来,难道你忍心住一宿就走了,早知道这样,你又何必来呢?再怎么样,你也得再住一天,明天走行吗?”

他爸关学涵出来了,他已是七十开外的人了,还是那么高大挺拔,身子骨硬朗得很。他穿着一件毛背心,戴着眼镜,还是那么一副学者风度。黎莹一见,连忙恭敬地唤:“大伯,您老好!”

“孩子,果真是你来了,你还算诚实、真恳。我实话对你说吧,大伯对不起你,你的许多信都是我设法卡住了,没给迪儿。我知道你们这是一场没有结果的梦。你我两家的条件相差悬殊太大了,当时他已经等了你十年了,我知道他现在的心上仍然是有你。但无奈,我们都得承认现实,迪儿一直恨我,我也无奈,天下父母心,说实话,我们全家大小,老少亲戚、朋友都很喜欢你,可惜,我们关家没有这个福气。我希望你们兄妹今后能互通友好,也希望你与你爱人、孩子幸福。我已经七十多岁了,这次能再见到你,我很高兴,看在我的老面上,你说什么也得再住几天,千百里的来,不容易呀,只怕你下次来,就看不到我了啰。”老人的喉咙哽住了,黎莹流泪了,激动得不能自禁。

“大伯,别说了,是我对不起你们,对不起关迪。”她努力地克制自己,泪刷刷地顺着脸颊汩汩而下。

“黎莹,你为什么这么急着走呢?嫂子我是没文化,无能耐的人。但关迪并没有瞒我,他告诉了我,你们的一切。说真的,我也为你们难过。我没有半点坏心眼,我知道关迪一直爱着你,也知道我配不上关迪。可我算幸运,碰上了他,他一直对我很好,从来没有嫌弃过我,我很知足,你这么远、这么久还能记念前情来看我们,我们怎能让你就这么窝窝囊囊地回去呢?留下吧,你有工作,有孩子,也不在乎这一天,给我点面子吧。如果你今天走了,我就总觉得是我的错,留下吧,我们姐妹一样。”清珍一边说,一边不由分说夺走了黎莹的旅行包。这时关迪也不知何时走了,无奈黎莹只得硬着头皮留下了,大伯给她找来了几本杂志。

“孩子,你嫌闷得慌,就在楼上看看书吧!”走不成了,黎莹也只好定下心来,观察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关迪家的房屋坐北朝南地坐落在马路旁,两边都是稻田,远处是山林,山区多雾,这时,山峦、田畴、房屋道路还裹在一片密密蒙蒙的雾中,一台拖拉机在马路上发出老牛般沉重的喘息与吼叫,空气中的灰尘慢慢地洒落。姑妈告诉黎莹,这房子还是关迪曾祖父建的,那时,曾祖父曾是清朝的一个道台,也是这个县出的最大的一个官,他祖父也是民国的一个什么官,她记不清了。这屋子土改分了,他们全家被集中到一个农场劳动改造。82年,关迪才花钱从别人手中赎回来,又整修了一下,才能住人,但只是左边东头这一半,西头还是属于人家的。不过,终究物归原主,住起来心里踏实些。

知青自传体小说《红尘》连载46:“相对”的苦涩

这屋子全是木架式的框架结构,屋顶、梁上,柱子上还雕龙刻凤的。中间一间大堂屋,起码有四十平方,现两家共享。放风车,农具什么的。关迪楼地一共有五间房,楼下三间,两小一大,大的是厨房餐厅,两间小的,一间是他俩口子的卧室,一间空着,放了一些摇床,站栏孩子们的用物,楼上两间,一间是关学涵的卧室,一间是黎莹昨晚睡的,平时关迪带着两个大孩子睡这。除了清珍房间有几件笨粗过时的五斗柜,桌子高斗柜,一张老式床外,其它一无所有。显然,这些都是清珍的陪嫁,黎莹睡的那间,也只有一张简易木床,两个用砖头垫起来的破木箱,仅此而已,别无长物。真可谓家徒四壁,一贫如洗。

黎莹一阵阵凄然。十六年了,他的生活仍是如此潦倒不堪,直到现在,他们之间还未正式谈过,许多问题,黎莹昨晚一问,他都巧妙地回避了。

清珍也不知忙什么去了,黎莹又回到楼上。一会儿,姑也上楼来了,她把黎莹拖到床边坐下说:“小莹,你知道你迪哥为了你,多痴心呀,他一直不肯写信给你,但一提到你就眼睛红了。我说,既这样,你就写信给她,何必这样自伤呢?他说他不能写,他一写,你肯定就难过,不安心,会影响你的家庭和工作。他既然爱你,就不愿你受苦,只要你幸福生活得如意,他再怎样也没什么。我们问他,为什么不要求与你结婚。他说,我自己这样就够受了,难道还非要把她拖来与我一起受罪。到时候,看她受苦,我心里能好受吗?这不是爱她,而是害她,真正的爱是要有牺牲的,是要能自我牺牲的。再说,爱情并不一定要成为婚姻才是爱情。唉!他真是一个痴孩子,这几年,政策好了。有好几个妹仔追求他,可他像躲瘟疫一般,直到82年,从海南岛回来,我们才强迫他,他原来死也不肯同意,后来看到清珍也是个苦命人,才同病相怜,同意了。”

“哦,嫂子家情况好吗?”黎莹静静地听着老人的诉说。她深深地感动了,她想不到关迪是这样的爱她,而且是这样自我牺牲地爱她。她感到好欣慰,好自豪,又好愧疚,一听提到清珍,她连忙关切地问。她真想多了解一下这位嫂子。“清珍与我们家原本有点旧亲,也是出身不好。人又长得不怎么样,28岁了,一直找不到合适的婆家,再说迪儿也三十老几了,再这样下去,我们关家就得绝后了,你知道,我们是几代一脉单传的,只有关迪这条根了……”

孩子们上来了,丁朵是老大,5岁,亚朵老二,3岁,丁朵抱着不到半岁的雅媚,一上来就把妹妹递给了姑奶奶,自己爬到黎莹的身上,用肮脏的小手去翻弄黎莹的衣服口袋,亚朵的嘴好甜:“姑姑!姑姑!”地唤得好亲热。可都是长袍短褂的,很土气,黎莹给她们买的新裙,可穿在她们的身上,并没有增添光彩,反觉得极不协调,黎莹暗自责备自己,不会因人制宜地买东西。

(未完待续)    

知青自传体小说

《红尘》第二部“岁月红尘”

──《红尘》──── 

作 者:李辉容   

责任编辑:刘 昕  

责任校对:姜 旭  

出 版 人:张穗强  

香港历史文化出版社出版 

───────────

一段知青女性的沧桑岁月;

一段“红颜薄命”的爱恨情仇;

一段悲欢离合的人生经历;

一段晚年岁月的佛门思考;

作者简介

李辉容,湖南长沙人,邵阳市老三届知青,1968年底到湖南湘中农村插队,1976年中招工回城;先后从事工人、保险经纪、教师等职业,汉语言文学大专毕业。

她2013年皈依佛门法成法师门下,法号德辉,居家居士,现居广州。自2013年至现在在广州佛学院居士进修班和居士精进班修学禅宗佛法和文学写作。

阅读
分享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12人围观)参与讨论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