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admin

他写下了欧洲的大江大海,慰藉了天天窝在办公室的我们

admin 3周前 ( 01-09 03:17 ) 10 抢沙发
他写下了欧洲的大江大海,慰藉了天天窝在办公室的我们摘要: 原标题:他写下了欧洲的大江大海,慰藉了天天窝在办公室的我们 “ 1月9日(本周六)晚7点,摄影家&作家程萌携新...
原标题:他写下了欧洲的大江大海,慰藉了天天窝在办公室的我们

他写下了欧洲的大江大海,慰藉了天天窝在办公室的我们

1月9日(本周六)晚7点,摄影家&作家程萌携新书《水岸九歌》做客慢书房,分享“莱茵河、美茵河和多瑙河等欧洲水岸遍的文化故事”。

在分享之前,我们先看一下“中国国家旅游杂志”采访程萌的谈话录,慢师傅节选了程萌对于新书《水岸九歌》的创作历程,希望读者们对即将分享的活动与新书有一些了解。

他写下了欧洲的大江大海,慰藉了天天窝在办公室的我们

1999年开始,程萌多次进行环勃朗峰雪原巡游

程萌:著名旅行作家,摄影家,文化学者,《中国国家旅游》专题撰稿人。他曾获得国内外多个重大奖项,其中包括两度荣获中国新闻奖,其摄影作品被多家国际影像博物馆永久收藏。同时,作为高端出境游的先行者和地理探险家,他常年深入地中海、非洲、南极和北极等地区,持续关注全球的环境尤其是水资源的现状。

程萌先生的新书《水岸九歌》( Nine Odes to the Waterways ),作为《程萌·昨日三部曲》( Cheng Meng-Yesterday Trilogy )中的开篇之作,新近由沈阳出版社出版。这部奢华设计风格的厚重之书,是国内推出的首部关于欧洲水岸的全景之作,被专家誉为“ 近年来最值得期待的非虚构旅行文学作品之一”。在中国当代的旅游文学到了需要重新定义的时候,这部书的出版恰逢其时。

展开全文

从特稿(Feature)、新新闻主义(New Journalism)到非虚构旅行文学,程萌一直在默默进行文本、格局和宏大主题的探索,其间的过程十分漫长。早在2000—2006年间,程萌出版的《西欧时装之旅》《华丽巅峰》《心灵居所》《橱窗里的彼岸》《水恋欧洲》《时尚候鸟》等一系列专著,就曾以瑰丽的视觉效果和深湛的文学性引发了公众广泛关注。

2010年后旅游博客兴起,2015年后各种旅游生活公众号大量涌现的情况下,程萌思考更多的问题是:怎样来增加“旅行文学”的文学性,来对抗日益泛滥的旅游资讯带来的“速朽”阅读体验?《水岸九歌》中包含了他对这一问题的回答。

他写下了欧洲的大江大海,慰藉了天天窝在办公室的我们

程萌《水岸九歌》书影。这是《程萌·昨日三部曲》的开篇之作,由沈阳出版社出版。

在这部作品出版前夕,《中国国家旅游》杂志内容总监刘天北采访了程萌,希望借此了解一位水岸和时间书写者的自觉、自省和坚守。

正文8766字,阅读约需18分钟。

1

旅行文学的第一现场在哪里?

1.作为一种重要的文学体裁,旅行与人文地理写作在当代中国起步较晚。您是该体裁的发轫者之一,多年来与上海文艺出版社、广西师大出版社等机构合作,出版过多部专著。当前有不少行业同仁认为,中国当代的旅行文学已经到了需要重新定义的时候了,您对此有何体会?您比较爱读哪位旅行作家的作品?旅行文学的第一现场究竟在哪里?旅行中所谓“文化的抵达”对于您来说意味着什么?

程 萌:我想先介绍一下我的写作理念。我在大学读国际新闻专业,曾前后担任《南方都市报》摄影记者和《Vision青年视觉》图片总监等职务,最终,我开始了探索时尚旅行和地理文学的漫长征程。

事实上,从帕特里克·利·弗莫尔到简·莫里斯,都留下了一批旅行和地理文学的经典之作。2003年,我阅读V.S.奈保尔的《印度三部曲》,其中包括《幽暗国度:记忆与现实交错的印度之旅》,给我以较大的启示。

他写下了欧洲的大江大海,慰藉了天天窝在办公室的我们

2007年,程萌在津巴布韦拍摄野生动物

中国当代的旅游文学已经到了需要重新定义的时候了,这种判断的最关键一点是,经过了20年旅游文学的重现和发展,到了需要在写作主题的宏观性和世界性的确立、写作技巧和手法的改进、旅游图片新美学的培育等方面进行深耕的时段了。具体来说,经常阅读《中国国家旅游》杂志的朋友,都会留意到杂志最后的“至所未致”栏目,选摘国外近现代的各种旅游文学作品,风格多样,为旅游文学的传播做了有益的探索。

在我国,自古以来,一直有着旅行文学的优秀传统。在现代,一批早年留洋的学人也留下了一批旅行文学的作品。此后,在1949—1976年间,这种文学类型日渐式微乃至暂时消失。在2000年前后,为数不多的一些作家开始让旅游文学书籍得以小规模重现。在2010年之后,随着旅游签证的大范围发放(在之前,国人大多需要以商务、学习和探亲等其他类别的签证,才得以出国旅游),大量的旅游博主和KOL开始活跃起来,发表了大量的作品,当时的各种旅游杂志和时尚杂志的旅游栏目也办得十分红火但到了2015年之后,旅游杂志和时尚生活类杂志的数量锐减,旅游博主和KOL大多只能在自媒体上刊发作品,呈现出碎片化的形态,整体的文学性明显不突出,图片质量和编排顺序也都无法令专业的图片编辑满意。

他写下了欧洲的大江大海,慰藉了天天窝在办公室的我们

2010 年,程萌参观南极的阿根廷科考站

“西行东归,枯笔盛姿。”在新书《水岸九歌》中,我始终坚持着我的东方立场,带着东方作家的观点去看待西方的文明,来把握跨文化和跨文明的题材。我因为一种“内心的远眺”,不断行走在欧洲大陆上,让我一次次地获得重新观看成长之地的机会。

我始终突出非虚构旅行文学的文学性。这种文学性是基于非虚构文学(nonfiction)的基本准则,移植或运用到“旅行和地理文学”中去,从而构成旅行和地理文学的特质,其中有着更现代的叙事原则,强调对历史和现实的再现和见证,所有的人物、年代和基本史实都必须准确无误,所有的事实均可以回溯,能找到最原始的参考资料,同时在书籍的主题确定上更具有文学的特性,重视现场感、对话和细节描写,诗意的和高密度的表述,来展现地理的风貌和人生的真相。这显然是一个方兴未艾的领域,我希望有更多的同道之人,来共同完成这种壮美的书写。

旅行文学的第一现场无处不在,但如果想编织出像《水岸九歌》这样作品的话,则需要运用宏大地理的纬线和漫长时间的经线。

他写下了欧洲的大江大海,慰藉了天天窝在办公室的我们

《水岸九歌》环衬图

2020年前的每一年,我每年都有无数次的起飞、转机和抵达。因为对我而言,影像的追寻其实就是追寻真相,追寻自由,追寻快乐与幸福,而文化的抵达就我而言,意味着保持文化记忆,牢记文化身份,恪守文化准则和锤炼文化品格。

2.我读过《水岸九歌》的目录和整体框架,觉得该书会让读者看到中国旅行文学可能企及的全新高度和深度。我想知道,本书写作中最大的难点在哪里?在国外有类似《水岸九歌》这样欧洲水岸的全景之作吗?

程 萌:您观察得很细致。的确,《水岸九歌》有着国内非虚构旅行文学中比较少见的框架,单一主题,深度掘进,涵盖了欧洲最重要的一些河流和湖泊,在结构的排列上十分讲究,文字正文与附录相互呼应,正文就像是我的主题演讲,附录则像各位嘉宾的即席发言。

在书中15个小节篇章对开页的左侧页上,各有一段长短不一的精妙文字,像是电影中的话外音,对正文内容进行着微妙的点评和补充,如必须直抒胸臆,表达出保护水资源这样的话语,但这些句子放在正文中多少会显得有点突兀。现在增加了话外音这条“音轨”,使得正文华美的风格不受到破坏。如在第一章第四小节中,写到了二战时期,邓南遮这位诗人因为一些民粹主义行径而被抛出当时政府的谋士圈子,我写的话外音就是“生活是最伟大的讽刺大师”。

他写下了欧洲的大江大海,慰藉了天天窝在办公室的我们

《水岸九歌》引子部分

我依据大量细致的田野调查而创作本书,是一面面湖泊和一条条河流实地走过来的。写作前收集了大量的参考资料,如光是写巴尔干背景这一小节,英文资料就足有200页,而最终结合我的采访笔记,写到书里的只有几个自然段。

“欧洲水岸”这个选题在国内的文献中找不到什么参考资料。我在2006年出版的《水恋欧洲》就是其中一部较早的专著了。在国外,我也一直在关注这个选题的专著,但至今没有发现一部类似于《水岸九歌》这样的全景之作。如有谁发现了相似的作品,也希望能告知。在本书的附录部分,我推荐了与这些水岸有关联的书籍与影片,如在奥尔塔湖取景的影片和关于多瑙河的纪录片,这些像是一个个的知识补充点,可以使读者互为参照地阅读与欣赏。

《水岸九歌》有着翔实的深沉华美的文字,并配以大量的人文地理风格的图片。写作中最大的难点在于囊括这么多湖泊和河流,需要做到点面结合、重点突出,同时更需要映现与当下生活密切相关的一些内容。如写到多瑙河畔的雷根斯堡这一节时,就回顾了2010年被披露出来的雷根斯堡男童合唱团的被性侵案,这个案子在当时曾轰动一时。一份调查报告显示,从1945年至1992年期间,至少有547名合唱团的男孩遭受身体虐待、性虐待或两者兼而有之。结合这二三年席卷全球的“Me too”运动,书中的这种陈述就具有了其当代意义。

3. 《水岸九歌》在设计上有一些什么特别之处吗?

程 萌:新书《水岸九歌》确定了主体色调采用墨蓝色,契合年度流行色,二级标题页为蓝绿色,兼顾了湖水的颜色。该书采用16开中的最大尺寸(248mm×185mm)。这部书的细节上也极为考究。如书籍护封的前后勒口4个书角都被修成了圆角,这是为了美观和安全上的考虑。护封250克铜版纸上的这4个直角十分锋利,但极少会有人将其压成圆角。因为这需要制作磨具,增加一道专门的裁切工序才得以实现,也增加了费用。

在做这本书的过程中,我从责编沈晓辉老师身上感受到一位编辑名家对书籍的挚爱。

他写下了欧洲的大江大海,慰藉了天天窝在办公室的我们

《水岸九歌》引子部分

在《水岸九歌》这本书的设计和印制中,对每一个细节都反复测试比较,使得图片的质感和细节得到比较完美的呈现。本书的内页采用了从日本进口的100克涂布特种纸印刷。为了确保本书的印刷质量,沈老师让印厂分别用100克涂布特种纸和100克纯质纸来进行打样对照。从印刷样上来看,涂布特种纸上的图片画面通透,色彩还原极佳,从亮部到暗部的层次十分丰富,尤其是将大量的图片中那种蓝滢滢的色调体现出来了,令人心醉,而纯质纸上的呈现效果则要暗哑很多。本书的书脊厚度为21毫米,颇为厚重,便于典藏。该书还附赠特别设计的明信片。另外,该书会开发文创产品,计划将推出《水岸九歌》特别手帐。

1

时间是一条河流,我以镜头切片,切得越多,这条河曾经的面貌就越完整。所以我不能停。

4. 通常认为,从旅行中能汲取到让我们转化生活的力量,而很多旅行作家也宣称,他们要“借助写作来探索旅行独有的、使人幸福的奥秘”。您赞同这样的见解吗?旅行和写作对我们的生命认知会有怎样的推动?

程 萌:您说得非常深刻。在我的《水恋欧洲》中有一段文字,至今仍被一些读者奉为金句:“在安详如水的时光中,运河只是伦敦宁静生活的一个缩影。在伦敦时装周(London Fashion Week)期间,我每天都要从最眩目的时尚海洋里,从美丽身体、绚丽华衣与相机的闪电中,再回到运河旁的房子里,这时就觉得一天又幸福地过去了。喜悦就像河流一样,表面上你看不到激流涌动,但你可以感到水之下,那幸福的暖流。”

在我看来,幸福就是河流一样,流淌不断,但要保持长久幸福的一个秘诀,就是要学会舍弃。2006年,我出完10多本书之后,我就预感到自己会静默一些年。我需要足够长的时间沉潜下来,来创作出一批超越自己之作。如果说,需要沉入生活最底层自觅险途的话,我这就是。这些年,除去在众多专业旅行杂志上和几个影展中的连续表达,我在书籍领域已沉默了15年。我自己就像完全沉到了河床上,但也惟有这样,我才能看清整个河水的构成和河流的走向。

他写下了欧洲的大江大海,慰藉了天天窝在办公室的我们

《水岸九歌》引子部分

穿越一条河流的时间,其实就形似我们人生的一个阶段性时间。一个人将来在人生最远的那个端点,也就是生命即将结束的端点,再来回望整个过程时,最愿意回想的应该是一些时间的碎片,一些由幸福时间串起来的珠链。我在每一部作品中,也都在试图提炼出这样的幸福珠链,奉献给读者。

5.您在北京念大学时攻读的是国际新闻专业,毕业论文写的就是新闻摄影美学方面的课题,您的时尚影像也曾在国内引起很大反响,可以谈一些拍摄时的细节吗?作为摄影师,想必您特别关注事物的视觉呈现,请问这种视觉思维对写作有怎样的影响?影像对您而言意味着什么?

程 萌:我在大学期间的第一个梦想是当战地摄影师。我是一个深深怀有英雄情结的人。早在大学期间就系统研究过美学,其中我研究的课题之一,就是关于崇高、美学范畴的崇高、战争与崇高美……二战时期的方尖碑曾不止一次地被写进我的诗里。

我在担任《南方都市报》摄影记者期间,主要负责突发新闻和日常新闻的拍摄。我总是会在第一时间抢拍新闻,不是星夜赶赴岳阳的列车相撞特大事故现场,就是赶到广深公路拍摄刚刚死伤了100多人的车祸,还是在深夜1点钟来到一辆刚爆炸的出租车前,在拍摄现场要不断突破和抵抗有关人员的阻挠和干涉,或者长时间地深入到养老院里拍摄,记录被临终关怀的老人们……在新闻前线的严酷磨砺,锤炼了我的快速反应能力和应变能力,使自己真正做到了“眼到手到”,也使得我的影像慢慢充满着一种凌厉而不乏温情的力量。

他写下了欧洲的大江大海,慰藉了天天窝在办公室的我们

《水岸九歌》引子部分

我们这些摄影师都在用影像保留现实,保留在未来人们的视野和关怀之中。在那个年代,《南方周末》每周都会推出一个整版的纪实摄影专题,我也发表了好几组专题。有空时会从我所在的15楼,跑到9楼的摄影版编辑的办公室里,去交流一番。那是国内纪实摄影的黄金时代,涌现出一批佳作。

只是常常也会遗憾,在当时无缘到波黑战场和巴以冲突的前线去采访拍摄。当然由于自身媒体的操作局限,所以这些机会自然就不会有。索性远离这一些吧,于是,我从1999年起,不远万里拍摄全球顶级的时装盛会,进入国际奢华时尚盛典的最前沿。

我作为最早拍摄伦敦时装周(London Fashion Week)和巴黎时装周(Prêt-à-Porter)等时尚盛会的华裔摄影师之一,现场拍摄下那个时尚鼎盛时代的媚影,记录下Karl Lagerfeld和John Galliano等设计大师的精彩瞬间。

他写下了欧洲的大江大海,慰藉了天天窝在办公室的我们

20033月。伊拉克战争爆发前夕。巴黎时装周上这位模特的背影,给这个纷争不断的世界,留下了意韵悠长的注脚

这也构成了我的多面性。一个怀有英雄情结的人,在1999-2003年间,做“西欧时装之旅”私人项目时,在巴黎时装周和伦敦时装周的最前线搏杀不止,拿出富有冲击力的作品奉献给读者,而所有这一切,在这个消费时代都是值得的。

2003年春季,伊拉克战争爆发前,我拍完LV时装秀后,模特卸完妆,素面朝天走了出来,其中一个修长的背影,一件白T恤上面印着这样一行字——“give peace a chance”(给和平一个机会),此时,美丽与渴望和平的愿望结合起来,意味深长。

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我有时会问自己:“你远离你的理想了吗?”答案总是否定的。我一直在默默地前行,以一己之力,使自己的灵魂走得更远,使自己的镜头如同目光一样,具有更深的穿透力。时尚并不像一些人想象的那样简单,那里有着非常深奥的内容,只是还鲜有摄影师的镜头对准更深刻的层面,比如后台的丰富场景。此外,我会以静观或略带嘲讽的心态,去捕捉一些时装顶级人物与媒体间有趣的做秀与阿谀现象。

而每次,我都可以清晰地拍摄到坐在T台前排的那些掌控时尚走向的人。这其实也是一种权力。

摄影师的视觉思维给我的写作,带来了一种注重现场感和细节描写的表现方式。我作品中不少段落,有点类似于电影的分镜头剧本,有着“全中近特”的各种镜头感。早在2005年,就有评论家觉得我的图文书“像是在哑粉纸上行进的电影”。在当时,用纯质纸来印图片的效果很不理想,与现在的技术不在一个层面上,所以我的书均选用哑粉纸印制。

他写下了欧洲的大江大海,慰藉了天天窝在办公室的我们

《水岸九歌》引子部分

对我来说,现实意味着什么,影像便意味着什么。作为生活和影像的见证人,忠实地记录是我的出发点,因为只有忠实地记录,我才能真实地、全方位地记录当今丰富的世界,在事实面前,任何夸张和虚妄都是不恰当的。

影像是心灵的避难所。我通过影像安置着自己的灵魂。“程萌在他乡竟可以如面对故土一般的熟悉,我想是源自爱,谁去爱她们,谁就增加了她们翠绿的清新。程萌赋予影像出于灵魂的深切理解,影像便赋予每一个瞬间追忆的震惊。”一位诗人曾这样写道。

我有一次拍摄内衣展,采访一位法国设计师时,他认为了解“What they want and what they need? ”这两个问题至关重要。这给我很好的启示,洞察和知晓她们身体的渴求、情感的需要、审美的愿望和智性的领悟,对于一个书写者来说是如此重要。从“欧洲水岸”这个选题上来说,水是热烈的,也是冷静的。对于水,也许我们永远无法感知她的全部秘密,在江河湖泊或明媚或阴晦的风光里,我们所看到的只是水那丰富的表情,而不是水的内心。

6. 透过您的照片和文字,我发现您身上具有浓郁的诗人气质,您经常写诗吗?您通常读哪些人的作品?您觉得摄影与诗歌有共通之处吗?

程 萌:诗歌是最美丽的语言,也是文学的最高形式。我在大学期间就喜欢写诗,大量阅读原版诗,像惠特曼、叶芝的诗。这些年反复阅读冰岛众多诗人的诗作,以及瑞典诗人托马斯·特朗斯特罗姆的全集,重新燃起我写诗的热情。

摄影和诗歌有着相当多的共通之处,我觉得真正的好照片应该是富有诗意或者说是具有“诗性”的。

他写下了欧洲的大江大海,慰藉了天天窝在办公室的我们

《水岸九歌》第一章篇章页

7.从1999年开始,您在莱茵河畔开始了“记忆之水”私人长期摄影与写作项目,这本《水岸九歌》也是其中的一个成果。您可以简单介绍一下这个私人项目的来由和发展过程吗?对于其他有志于长期开展个人文化项目的青年朋友,您有什么建议和忠告吗?

程 萌1999年8月,我在莱茵河畔的杜塞尔多夫,启动“记忆之水”私人长期摄影和写作项目。这是文化之旅与作家地理之旅项目。因为在那时,我已意识到全球性的环境秩序混乱和淡水资源枯竭,已经开始酿成一场场区域性的生态危机。我准备以深入的田野调查为基础,用漫长的时间线来考察欧洲水岸的人居生活。这不同于以即兴的艺术表演引起注意,或用宣言的形式来博取一时的喝彩。我需要以深度丰富的文学文本和影像文本,将发自内心深处的闪光力量传递出来,帮助读者来理解欧洲水岸的历史、自然、文化和生活方式之间的关联。2006年,我以专著《水恋欧洲》呈现了其中的一部分影像和文字,那本书主要写流经欧洲名城四周的一些河流,包括康河、伦敦运河、涅瓦河、莫斯科河和塞纳河……即表达欧洲都市与其水系之间共生共存的联动和对抗。

他写下了欧洲的大江大海,慰藉了天天窝在办公室的我们

《水岸九歌》第二章篇章页

2010年冬天,我前往南极。在南极峡湾,我被无数冰山那排山倒海般的力量所击中,就像是——“受了伤一样,被美所击中”。这种美,仿佛嵌入身体之内。也由此,我拍摄下的那些影像具有了磅礴之气,同时推动着我,在各方面的帮助下,以一己之力将这个费时费力的项目继续下去。如今,我以新著《水岸九歌》来系统出版这个项目的最新成果。

如果要说到建议和忠告的话,我希望每个人都珍爱自己,只有自己才是自己才华和梦想最重要的投资人。我周围有一些颇有艺术天分的朋友们都在感慨道,艺术直觉在生活里,基本上被消磨殆尽,不少梦想早已被琐碎的日子吞噬了。因此,怎么来平衡艺术潜质与世俗生活,就成为了一道待解的难题。

另外,做这种项目的时间节点非常重要,影响力也会不一样。2003年,我出版了《数码时装摄影技法》,该书是国内出版的第一本关于T台时装摄影的技法指南书籍。当时数码摄影在全球范围内刚兴起不久,用数码相机拍摄时装更是极少数专业人士才做的事情。在书中,我将所有的拍摄经验全部揭秘,毫无保留地写进了书里,当时就有朋友说我这是类似自杀的行为。该书出版后旋即被摄影系学生列入必读参考书目。2013年,我十分难得地去拍一场上海的时装秀,在里面有一位年轻的摄影师主动跟我打招呼,说起正是由于我的这本时装摄影书,才使得他走上了专业摄影之路,并希望我写出续篇来,所以做一些事情,总能够影响到一批新人,这也体现文化传承的终极意义。

他写下了欧洲的大江大海,慰藉了天天窝在办公室的我们

《水岸九歌》第三章篇章页

时间是一条河流,我以镜头切片,切得越多,这条河曾经的面貌就越完整。所以我不能停。回顾自己的专业摄影师生涯中,自己曾有幸记录下无数感人至深的瞬间。在代表着过去和当下的生活面前,我只想做一个温暖瞬间的见证者。

8. 您在国外拍摄这么多年,把自己融进当地的历史、文化甚至心灵之中,而不是倚靠目击和想象的记录,这是您与别的摄影者的区别吗?

程 萌:有不少的评论家是这样评价我的。仔细想想,这的确是我与别的一些摄影者的区别。把自己融入当地的历史、文化和心灵之中,一直是我的目标。在异域的生活中,我会深入到普通家庭和文化历史的大背景中,来开始我的观察和访问。我没有隔阂感和陌生感。

他写下了欧洲的大江大海,慰藉了天天窝在办公室的我们

《水岸九歌》第四章篇章页

9.不少著名的旅行作家都通晓多国外语,而且乐于学习旅行目的地的语言,但也有些名家曾表示,旅行就是要寻求陌生感,应该专门到语言不通的地方去旅行。您掌握不少外语,对此怎么看?外语对您的旅行和写作有哪些助益(和妨碍)?能否举个例子分享您这方面的体验?

程 萌:关于旅行就是寻找陌生感的说法,我当然赞同。如果只是拍摄一些照片,不做专题,不需要写带有深度背景知识的文字,也基本上可以应付,但如需要写书,不懂当地的语言或没有向导,这是不可想象的事情。

我一直希望自己具有阅读法文原著的能力,如能去阅读马塞尔•普鲁斯特原版的《追忆似水年华》,但可惜没有。如有,那会带来多少的喜悦啊。每一种语言里都有那么多的典故、俚语和传说,如不掌握这门语言,就根本无从去体会其奥妙。

20多年前,我开始执行“西欧时装之旅”私人项目。针对这个项目,如果我不会外语,这个时装之旅计划就不可能去设想和完成的。从联系各国的组委会开始,就需要写大量的邮件,全部是用英语的,有关时装的各种术语、专有名词都要准确,模特和设计师的名字也都不能拼错。采访巴黎时装周时,会遇到不少的法文文件,也都需要能看懂,因为在当时还没有网络翻译软件可用。在一些时装周采访时,摄影师还要签署拍摄申明,也都是英语、英、法双语或英、德双语,如果看不懂就无法执行了。完全可以这样说,各种语言能力的培养,对于我这样只做海外游项目的人来说,是最为基础的部分。

他写下了欧洲的大江大海,慰藉了天天窝在办公室的我们

《水岸九歌》后记篇章页

另外,我还对其他的语种也感兴趣。我在深入东非的原始村落和自然保护区时,我自学了一些简单的斯瓦希里语。在路途中,我发现的一句斯瓦希里语,给我带来了一个重要灵感。旅途中因为了解当地的语言而带来的益处是显而易见的。

1

我以《程萌·昨日三部曲》来对我的整个旅行生涯,作一次深情的暂别。

10.我注意到,目前海外的一些旅游点已在逐步恢复营业了。对于旅行业态的未来,您有什么样的预期和展望?

程 萌:2020年初作为一个时间节点,可以说,中国旅行者的地理大发现时代已告一段落。下一步再开始时应该是一种全新的形态了。以最远距离目的地为例,我是在2010年去的南极,当时一年只有不到100名来自国内的旅客去,而到了2019年年末,中国旅客已占据全球赴南极旅客的第二位,超过4000多人,也就是说,在我们这些专业人士之后,在10年的时间内,其他的高净值人士和资深旅者已完成了一个完整的旅行周期。

“后疫”时代的出境旅行重启后,也将会有更多的人将目光投向国内游。国内的一些旅游设施也在缓慢地跟上,我注意到,中国西南部的个别帐篷营地的设计与细节,和非洲的相比,有的在形式已比较靠近了。那种“好山好水,没有好营地”的状态已开始改变了,当然在价格上也十分接近了,但服务和活动安排上能否与价格相匹配,仍然需要验证。

他写下了欧洲的大江大海,慰藉了天天窝在办公室的我们

200110月,程萌应邀拍摄巴黎时装周Prêt-à-Porter)。这是Chanel时装秀的一个瞬间

11.我知道,最近得知您的新书《水岸九歌》出版,在全国各地的一些书友通过微信给您提了不少的问题,您可以说其中一两个印象深刻的提问吗?

程萌:杭州一位叫Liliane的女士,曾给我提出过这样一个问题——“我刚读了一本书,Robin Sharma的The Monk Who Sold his Ferrari,书里写道,喜马拉雅山脉的修行者会定期去注视水面,去看下自己的倒影……把自己内心的想法映射出来。您凝视过不同水里自己的倒影吗?”

我当时的回答是这样的——您这个问题提得非常微妙有趣。在古希腊的神话里,有这么一位男神——纳西索斯(Narcissus)。他是河神刻菲索斯(Cephissus)和仙女利里俄珀(Liriope)的儿子。在他很小的时候,母亲就找算命大师算过一卦,大师的预言是“只要他看不到自己,就会平安。”于是,他的母亲藏起了所有的镜子和带镜面的物体。

作为一个美男子,纳西索斯十分高傲。一天,他在树林里打猎时,林中仙女厄科(Echo)即刻爱上了他。纳西索斯感觉到有人在跟踪他,厄科最终暴露了自己,并试图拥抱他,但是,他推开了她,告诉她不要再打扰他。从此,厄科满怀绝望,在树林里游荡了一辈子,最后肉身枯萎了,只剩下回声不断。英语单词“Echo”(回声)即来源于此。

纳西索斯长大之后,有一次他在水面发现了自己的倒影,爱慕不已,殊不知那就是他自己。他终日凝望着水面,最终饥饿而死,变为水边的一株水仙花,从此,水仙花也就暗合着自恋的含义。

在我很年轻的时候,走过一些城市建筑物镜面的时候,有时会侧脸注视一下自己走路的样子,但是我拍了那么多的河流和湖泊之后,还真的没有认真地注视过水面上的自己。我想,以后会适度地留意水面上自己的倒影,因为这也是一面自然之镜,来帮助我及时去发现潜藏在内心深处的意念。这些潜意识可能连我自已也没有觉察到。

倒影与回声,这是相互关联的两个文学意象,都是自我和自我意识的投射,值得深入探究。

12.关于摄影、关于您自己现在与未来的创作,您还想说些什么?

程 萌:在20年前,我接受一位诗人的采访时,在回答类似的问题时,我曾回答道“我总有一种在路上的感觉——关于摄影、关于写作、关于我在世界各地的旅居和漫游。一切还刚刚开始。美妙而清新。一个辽阔的世界正在我面前铺展开来。”

而现在,我已基本结束旅居,回到东方。我以《程萌·昨日三部曲》来对自己整个的旅行生涯,作一次深情的暂别。

《水岸九歌》签名书

作者简介

他写下了欧洲的大江大海,慰藉了天天窝在办公室的我们

程 萌

作家 摄影家 文化学者

多年来,程萌成功地横跨国际时尚和人文地理两大领域,具有广泛的影响。他曾是最早拍摄伦敦时装周(London Fashion Week)和巴黎时装周(Prêt-à-Porter)等时尚盛会的华裔摄影师之一,现场拍摄下那个时尚鼎盛时代的魅影,记录下Karl Lagerfeld和John Galliano等设计大师的精彩瞬间。同时,作为高端出境游的先行者和地理探险家,他常年深入地中海、非洲、北极和南极等地区,持续关注全球的环境现状。

程萌获得过国内外多项重大奖项,其中两度荣获中国新闻奖。出版有《西欧时装之旅》《华丽巅峰》《心灵居所》《橱窗里的彼岸》《水恋欧洲》《时尚候鸟》等一系列专著。

程萌一直在追寻着陌生而辽阔的世界。一位作家在评论中,曾写下了这样的句子:“他向生活要美感。于是他看见。

整理丨中国国家旅游杂志

编辑丨Wey Lean

阅读
分享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10人围观)参与讨论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