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admin

特稿丨国务院开展欠薪冬季行动;他们被欠薪2年半了

admin 2周前 ( 11-20 03:20 ) 17 抢沙发
特稿丨国务院开展欠薪冬季行动;他们被欠薪2年半了摘要: 原标题:特稿丨国务院开展欠薪冬季行动;他们被欠薪2年半了 “ 看到近日国务院根治拖欠农民工工资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下发《关...
原标题:特稿丨国务院开展欠薪冬季行动;他们被欠薪2年半了

特稿丨国务院开展欠薪冬季行动;他们被欠薪2年半了

看到近日国务院根治拖欠农民工工资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下发《关于开展根治欠薪冬季专项行动的通知》后,王柏们燃起了希望。国务院通知上说:对查实的欠薪违法行为,各地要做到“两清零”。

中房报记者 李叶丨北京报道

眼看春节又临近了,工人王柏(化名)着急加焦虑。

11月12日,中国房地产报记者见到王柏,他说“我媳妇心脏一直不好,今年更严重了,急需做手术,但是缺钱呀。”“家里还有孩子和70岁的老人,我一边工作一边凑钱,医疗费用还有差,我的希望就是这笔拖欠了2年多的工资了。”

王柏是数百名神州长城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神州长城”)前员工中的一员,他的遭遇并非个例,跟王柏一样有数百名员工也被欠薪问题所困扰。

近日,他们看到国务院根治拖欠农民工工资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印发《关于开展根治欠薪冬季专项行动的通知》后,燃起了希望。国务院通知上说:决定从2020年11月6日至2021年春节前,在全国组织开展根治欠薪冬季专项行动;对查实的欠薪违法行为,各地要做到“两清零”;欠薪的重大典型案件,依法依规严肃处置,做到约谈一批、通报一批、问责一批、曝光一批,起到警示一片的作用。

多位神州长城的前员工向记者证实,2018年5月,神州长城的数百名员工在没有收到任何通知的情况下开始被拖欠薪资,此后他们陆续离职并开始进行维权。王柏说,每个人被拖欠的工资从2万元~10万元不等,少部分员工通过强制执行,提供给法院有财产证明的证据,拿到了工资,但是仍有数百人依然拿不到工资。

11月14日~16日,记者多次拨打神州长城企业年报预留电话,均未接通。

另一方面,记者了解到,神州长城近几年来亦是风雨飘摇,经历了破产重整未果;法定代表人、董事长被列为失信执行人;今年1月,公司股票也退市了。

欠薪8000万元始末

展开全文

神州长城是深交所主板上市公司,创立于1984年。主要在国内外从事工程投资、医疗投资业务。投资领域涵盖房屋建筑、道路桥梁、能源化工、健康医疗等,具有世界工程、工程出资等几十家全资隶属公司。

在外人的眼中,这样一家“财大气粗”的上市公司怎么也不会跟欠薪扯上关系,转折发生在2018年5月。

王柏回忆道,我是2014年7月份进的神州长城国际工程有限公司(神州长城控股子公司,以下简称“神州长城国际”),入职安检部的安全员。2018年5月起,在没有任何通知的情况下公司停发工资,我问了周围同事,他们表示一样没有收到。公司给出的回复是“等公司司法重组找到新股东了才能解决大家的工资”。

等了几个月,仍未收到工资。迫于生计,王柏在2018年9月底选择了离职,此时被欠薪资是32000多元,以及一些出差费用没有报销。

王柏前同事孙明(化名)表示,被欠薪员工的遭遇大同小异,也就是被拖欠薪资数额存在差异。

欠薪事件发生的次年5月,有自媒体对此事进行了报道。在那篇文章中,作者写道,“作为深交所上市A股公司、中国对外承包百强企业、拥有超过2000名员工的神州长城公司,自2018年4月始,便拖欠上千名员工工资,且长达6个月以上,累计5600余万元,距今一年有余也没有支付。”

对于欠薪的原因,文章分析称,“神州长城老板陈略利用假承包合同暗中把资产转移到中国工投集团(法定代表人也是陈略)和一个林姓分包商手中,利用变更法人的方法将神州长城国际剥离,使之成为一个没有任何资产的‘壳’,致使上千员工资结算无望。”

同年5月16日,神州长城正式对外发布了澄清公告,公告中表明,该自媒体报道失实。为了反驳文章中指出的主要问题,对该文章中提及的欠薪5600万元,神州长城予以否认,并表示经过统计,截至公告披露日,公司及主要子公司出现欠薪金额合计8141.58万元,并不是自媒体披露的5600万元。

对于自媒体所说的转移资产问题,神州长城在公告中回应,“目前及未来均不会对神州长城国际进行股权变更及剥离,不存在通过剥离方式使长城国际成为一个没有任何资产的‘壳’以规避支付员工工资的情况。”

不论是否存在资产转移行为,澄清公告中“拖欠工资从5600万元变8000万元的”的梗也一度成为业内笑柄。公开资料显示,2019年5月,神州长城B股收盘价连续跌破1元面值。

特稿丨国务院开展欠薪冬季行动;他们被欠薪2年半了

神州长城发布的澄清公告。

孙明说,到2019年的9月,神州长城员工统计了被欠薪的情况。“截至2019年9月2日,仍被欠薪并且已向中华全国总工会求助的员工有340人(不排除有的员工仍被欠薪但是没有向全总求助),其中农民工148人,非农人口191人,外籍1人,目前为止仍被神州长城公司欠薪10774665.6元。被欠薪的340名工人当中,已提起劳动仲裁的有59人,未提起劳动仲裁有231人,已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有35人,已向劳动监察部门书面投诉的有15人。其中放长假的有13人,在职员工有10人,已离职的员工有291人。”

“没有财产可执行”

特稿丨国务院开展欠薪冬季行动;他们被欠薪2年半了

对于北京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作出的行政处理决定,神州长城被欠薪的员工们并不认可。

实际上,早在2019年3月,北京市通州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就对王柏和神州长城国际之间的纠纷进行过调解。

经过调解,双方达成协议,“神州长城国际于2019年5月13日前支付王柏2018年6月1日至9月28日期间工资、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补偿金,共计67377.49元。”

“期间,我们找到中华全国总工会郭副主席推动解决这个事,2019年6月至8月连续三个月我们很多员工每个月都收到了3000元,再后来又断了。”截至2020年11月,王柏仅收到9000元。他表示,少部分员工通过强制执行,提供给法院有财产证明的证据,拿到了工资,但是仍有数百人依然拿不到工资。

多名公司前员工证实,有员工在劳动仲裁后仍未得到应得的赔偿。“好不容易等到了付款日期,公司却表示没钱支付工资。去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法院回复说没有财产可执行。”

在被欠薪的员工们看来,“公司并不是没有财产执行。”他们向记者展示了种种神州长城有能力支付欠款的证据。

其中包括在公司开始欠薪的两个月前,神州长城董事长陈略刚给自己的村子捐款300万元建设文化活动中心;欠薪开始后,神州长城收到工程款的回单图片,公司在建工程项目照片和截图等。

特稿丨国务院开展欠薪冬季行动;他们被欠薪2年半了

神州长城前员工向记者展示的神州长城有能力支付欠款的证据之一。

他们请求人社部协调相关部门责令神州长城公司给所有工人支付全部工资、补偿金和加付赔偿金。

北京市劳动监察总队表示,已于2020年5月25日责令神州长城国际在2020年6月19日前向127名劳动者支付2018年3月至2019年10月期间的工资7199434.83元,向64名劳动者支付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补偿金2453602.09元。责令神州长城西南建设工程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在2020年6月19日前向11名劳动者支付2018年3月至2019年5月期间的工资351797.97元,向6名劳动者支付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补偿金173777.79元。

7月7日,北京市劳动监察总队责令两单位于2020年7月15日前支付劳动者工资及经济补偿金,并按应付工资及经济补偿金百分之五十的标准向劳动者加付赔偿金,该单位在规定的期限内未按照行政处理决定书的要求履行支付义务。

由于此后神州长城方面未按照要求履行支付义务,2020年8月10日,北京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作出行政处理决定,对神州长城国际工程有限公司和神州长城西南建设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作出各罚款两万元的行政处罚。

对于北京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作出的行政处理决定,被神州长城欠薪的员工们并不认可。他们认为,神州长城拖欠数百名劳动者上千万元工资,而且有能力支付却不支付劳动报酬的事实,涉嫌恶意拖欠,两万元罚款的处罚过轻。

神州长城是否有能力支付却不支付劳动报酬?记者多次拨打神州长城企业年报预留电话,均未被接听。

从上市到退市

神州长城是A股历史上首只因“破面”导致A、B股同时退市的公司。

特稿丨国务院开展欠薪冬季行动;他们被欠薪2年半了

神州长城发布的终止上市并摘牌公告。

2020年1月6日晚间,神城A退发布公告,公司股票(证券代码:000018、200018)于2019年11月25日进入退市整理期,截至2020年1月6日已满三十个交易日,退市整理期已结束。公司股票已被深交所决定终止上市,将在2020年1月7日被深交所摘牌。

公告显示,2019年9月26日至2019年10月30日,公司通过深交所交易系统连续二十个交易日的A股、B股每日股票收盘价同时均低于股票面值(1元)。2019年11月15日,神州长城股份有限公司收到深交所《关于神州长城股份有限公司股票终止上市的决定》,深交所决定公司股票终止上市。

据公开资料,神城B退原名为深中冠B。1992年6月16日,深中冠B股上市,股票代码为200018,发行股票2000万股,每股发行价2.5港元,共募集资金5000万港元。

深中冠B的股票名称也几经改变,从深中冠B 到ST中冠B,再到*ST中冠B、ST中冠B、*ST中冠B、中冠B 、神州B,到最后的*ST神城B。

2015年,神州长城借壳中冠登陆资本市场。

借壳上市组之初,可谓神州长城的鼎盛期。2015年和2016年分别实现归母净利润为3.47亿元、4.74亿元,同比增长分别达到85.52%、36.64%。2016年4月初,神州长城股价一路攀升,巅峰市值约250亿元。同年,神州长城豪掷6.3亿元成立六家子公司,以扩展医疗领域。

福兮祸之所伏。由于大跃进式的的扩张,神州长城的债务也飞速增长,从上市之初的27.37亿元增至2017年的94.08亿元,两年时间负债总额暴增了近3.5倍,近三年流动负债占总债务比例接近90%。同时,业绩也开始出现下滑,2017年,公司全年实现净利润为3.8亿元,比上年同期下滑19.75%。

情况还在恶化。2018年5月开始,神州长城出现拖欠工资的情况;9月14日晚,神州长城发布公告称,公司累计逾期债务本息共计约16.78亿元,已发生逾期的债权人达10家,其中,宁波银行深圳分行、兴业银行深圳后海支行等多家机构已经对神州长城发起诉讼;9月21日,公司接到实控人陈略的通知,其所持公司全部股份被司法冻结及轮候冻结。10月,证监会决定对公司进行立案调查,理由是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

值得注意的是,这一年,神州长城还对医疗健康业务板块的投入力度较大,相继收购了境外资产德国巴登巴登医院和武汉商职医院,并于四川、河南、湖南等地建立了项目组。

2018年年报显示,公司报告期内实现营业收入24.27亿元,同比减少62.65%,净亏损达17.05亿元。在收获巨额亏损的同时神州长城因为2018年年报被会计师事务所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公司证券简称变更为“*ST神城”。

到这一年年底,由于存在大量逾期未偿还债务且多数已涉及诉讼、可供经营活动支付货币资金短缺等问题,神州长城也陷入债务危机和经营困境。

2019年2月,*ST神城在回复深交所关注函时自爆巨额负债,截至回函日,公司累计逾期债务本息合计金额为24.96亿元,应收账款质押合计32.69亿元;公司及下属子公司共39个账户因债务问题被申请冻结,冻结资金余额为1782.65万元。

同年10月,*ST神城又发布《关于信息披露自查及整改措施的公告》表示,2017年12月14日,神州长城与石泓保理签订了《无追索权国内保理业务合同》,约定公司将2.32亿元的应收账款折扣转让给石泓保理。但是“该业务并不是真实的保理业务”,“保理公司的资金实质大部分由公司提供”,目的则是为“达到少计提应收账款坏账准备的目的,虚增了公司当期的净利润,虚增金额约为3573.76万元”。

2019年上半年年报显示,神州长城实现营业收入仅2.56亿元,同比减少83.85%;归母净利润亏损14.17亿元,同比大幅减少1083.87%。前三季度营业收入3.24亿元,同比减少85.65%;净利润亏损15.3亿元,同比减少6098.52%。公司资产总额为79.72亿元,但是负债总额达91.26亿,资产负债率为114.48%。

神州长城也不是没有努力过,2019年7月-12月之间,神州长城的债权人曾向法院申请破产重整,公司也一度想在重整过程中引入外部投资化解危机,但计划最终“流产”,神州长城不可避免地迎来了退市。

退市之后波澜不断

祸不单行,退市之后,神州长城仍波澜不断。

除了多次被下达限制消费令外,今年8月,据厦门市建设局发布的《关于将神州长城国际工程有限公司列入厦门市建筑市场“黑名单”管理的通知》显示,神州长城国际工程有限公司所承建的“厦门华润中心(2013P16地块)精装修工程01-A座写字楼公共区域”项目存在工程转包行为,该公司被列入厦门市建筑市场“黑名单”,管理期限12个月(自2020年7月22日起至2021年7月22日止),并在厦门市建筑市场“黑名单”平台上公布。

10月13日,中国证监会发布的《中国证监会深圳监管局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经查明,神州长城存在的违法事实包括:一、通过虚构保理业务虚增利润;二、未按规定披露对外提供财务资助事项;三、未按规定披露对外担保事项。

根据当事人违法行为的事实、性质、情节和社会危害程度,依据2005年《证券法》第一百九十三条第一款、第三款的规定,证监局作出对神州长城责令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60万元罚款。对陈略给予警告,并处以90万元罚款,其中作为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罚款30万元,作为实际控制人罚款60万元等处罚。

看似尘埃落地,实则摆在神州长城面前的考验才刚刚开始。对于数百名被欠薪者来说,简单的、得到应得的报酬这个小愿望,依旧阻碍重重。

而在数百名被欠薪者的背后,是他们家庭的一个个真实渴望。

责任编辑:何可信 刘亚

如需转载,请后台回复“转载”了解规则

阅读
分享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17人围观)参与讨论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