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admin

从力挺印度到不再挽留,日本转身抱紧RCEP“超级经济圈”

admin 2周前 ( 11-18 03:14 ) 11 抢沙发
从力挺印度到不再挽留,日本转身抱紧RCEP“超级经济圈”摘要: 原标题:从力挺印度到不再挽留,日本转身抱紧RCEP“超级经济圈” 历经8年谈判,东亚地区也有了自己的自贸协定,且是全球最大的自...
原标题:从力挺印度到不再挽留,日本转身抱紧RCEP“超级经济圈”

历经8年谈判,东亚地区也有了自己的自贸协定,且是全球最大的自贸协定。

11月15日,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第四次领导人会议通过视频方式举行。会上,在15国领导人共同见证下,各国贸易部长签署了RCEP。值得注意的是,作为最初谈判方之一的印度并没有出现在此次协定签署国的名单中。

去年11月,印度就以在关税减让及非关税壁垒方面难以达到要求为由,退出了在做最后冲刺的部长级谈判,令其余15个谈判方措手不及。

彼时,尽管印度国内一片叫好声,但也有印度网友表示,“自由贸易是让产业得到创新和发展的唯一途径。否则,它只会滋生自满情绪,损害经济的长期发展。”

“事实是,印度这么做是想保护大企业,而非为了维护国家利益。基本上是保护大企业的所有者,而不是通过获得更便宜的商品来造福普通人。”

从力挺印度到不再挽留,日本转身抱紧RCEP“超级经济圈”

要不要挽留印度,成为了摆在15个谈判方面前的难题。好在本次RCEP签署时给印度留了“后门”——随时欢迎“归队”。领导人联合声明中再次确认,印度可以观察员身份参加RCEP会议以及和RCEP签署方举行的经济合作活动。

在15日RCEP签署后,印度媒体纷纷表示很遗憾,称“印度在过去几年里变得极端保护主义,印度承担不起如此做的后果”。

日本瑞穗研究所高级研究员菅原淳一(Junichi Sugawara)在此前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就多次提到,对今年年底前签署没有印度加入的RCEP感到乐观,而对于督促印度回归的策略可以是“15国尽快签约,让印度认识到不加入的坏处,以促进其改变方针”。

深度捆绑的印度与日本

自2012年RCEP开始谈判后,日本就一直积极拉印度“入伙”,一度将自己的立场与印度深度捆绑。因此,不难理解,在去年底印度退出RCEP谈判的消息公开后,当时日本(安倍)政府的态度也颇为坚定:日本不会签署RCEP,除非印度回到RCEP谈判中。

日本时任经济产业大臣梶山弘志还在2019年12月出访印度时与印度方面负责RCEP谈判的官员进行了会谈。菅原淳一此前也表示,日本原希望以印度为踏板,进而加强与非洲等地区的经济联系,如果印度拒不参加RCEP,日本参加该协定的动力和意义将大受影响。

展开全文

而日本政府一度坚定地与印度“选边站”,与东盟(ASEAN)当时对待RCEP的态度产生了分歧。今年以来,越南、印尼、马来西亚等东盟国家均表示,“东盟一致同意优先推动RCEP在今年年底前如期签署”、“RCEP协议的进展不应被印度阻碍”。

而作为区域重要经济体,新加坡的态度也很重要。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新加坡华侨银行大中华地区研究主管谢栋铭表示,在新冠肺炎疫情特殊时期,更加需要加深地区化协作,所以新加坡会一如既往地推动RCEP进程。

一边是铁了心地要在今年内完成RCEP签署的东盟,一边是拒不参与的印度,日本对于RCEP的立场在最后时刻终于明晰了:在7月初世界贸易组织(WTO)对日本的第十四次贸易政策审议会议上,日本外务省官员表示,日本将争取在年底前签署RCEP。

这是自去年底印度表态退出RCEP后,日本对加入这一区域协定给出的最明确表态。

从力挺印度到不再挽留,日本转身抱紧RCEP“超级经济圈”

当日本选择拥抱RCEP后,印度依旧坚持自己当初的决定。在RCEP签署前几天,印度外交部高级官员达斯(RivaGangulyDas)在11月12日老调重弹称:“就印度而言,我们没有加入RCEP,因为它没有解决对印度来说重要的问题和担忧。”而印度所认为的“问题和担忧”是,过去其认为自身具有很强竞争力的银行、服务业和互联网创新行业,在面对外国企业竞争时很快就败下阵来,而印度本就竞争力较弱的其他产业更是无法经受住市场开放的冲击。

菅原淳一也表示,印度对开放其农产品和制造业市场方面十分犹豫,加之今年的新冠肺炎疫情重创了印度经济,使得印度参与RCEP的可能性进一步降低。

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中国与南亚合作研究中心秘书长刘宗义也表示,印度此前与东盟、韩国及日本也签署过自由贸易协定,但是在签署之后,与这些国家或地区的贸易逆差不仅没缩小反而有所扩大,“换言之,印度认为加入自贸协定,未必对印度是件好事”。

日本的折中考量

对于日本最终的转变,全国日本经济学会副会长、上海对外经贸大学日本经济中心主任陈子雷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基于当前新冠疫情仍未消散、国际经济持续衰退,再加上对与域外最主要经济体美国关系的考量后,日本政府做出了折中的选择。”

陈子雷认为,RCEP的签署意味着菅义伟政府在之后与美国下届政府就深化日美自贸协定进行讨论时“更有底气”。

“从RCEP的签署可以看到,当前菅义伟政府依旧秉持‘安倍路线’,后者对外战略的一个主要原则就是坚持多边主义和自由贸易。”他说道,“从日本的国家政策和发展方向来看,必须依靠外需。而RCEP的签署,其实有利于日本经济的复苏。”

日本内阁府11月16日最新发布的数据显示,2020年7~9月,除去物价变动影响实际调整值,日本当季的国内生产总值(GDP)比第二季度增长5.0%,按年率计算增幅为21.4%,为有可比数据以来最大增幅。

日本产业界、经济界也在第一时间欢迎RCEP签署,认为这一协定不仅将扩大亚洲太平洋地区的投资和贸易,还有助于强化遍布亚洲的供应链。

值得注意的是,日本对外贸易额中几近一半(46%)是与RCEP成员完成的,而早在2017年就与东盟建立了经济合作伙伴关系协定(EPA),日本缘何还要再投入RCEP的怀抱?对此,陈子雷表示:“不参与RCEP,不利于日本在经济和政治上的考量。”

目前,通过RCEP,日本与中国和韩国建立了事实上的自贸关系。“其实,日本此前对与中韩分别签署自贸协定非常矛盾。”陈子雷说道,“对中国,日本希望通过外部因素推动中国市场向日本作更大的开放;对韩国,日韩在全球产业链中的地位比较接近,彼此间的竞争更多。但这一次,日本还是做出了有利于地区未来发展的表态,这是日本外交非常务实的表现。”

勾勒亚太自贸区路线图

商务部15日发布的解读文章表示,RCEP是目前全球体量最大的自贸区。2019年,RCEP的15个成员国总人口达22.7亿,GDP达26万亿美元,出口总额达5.2万亿美元,均占全球总量约30%。RCEP自贸区的建成意味着全球约三分之一的经济体量将形成一体化大市场。RCEP囊括了东亚地区主要国家,将为区域和全球经济增长注入强劲动力。

《经济学人》智库全球贸易领域的首席分析师马志昂(NickMarro)告诉第一财经记者:“RCEP为观察东北亚地区贸易与关税的互动提供了一个非常有意思的视角,这是首个将中国、日本、韩国汇集在一起的自贸协定。三方的互动凸显了这一协定的经济意义。后续就看RCEP如何闯关各成员国的立法机构了。”

从力挺印度到不再挽留,日本转身抱紧RCEP“超级经济圈”

17日刊发的商务部国际司负责同志解读《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之三指出,根据RCEP的规定,协定生效需15个成员中至少9个成员批准,其中要至少包括6个东盟成员国和中国、日本、韩国、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中至少3个国家。鉴于协定已签署,接下来RCEP各成员将各自履行国内法律审批程序,推动协定早日生效实施。

陈子雷告诉第一财经记者,RCEP的成功签署,是迄今为实现2014年亚太经合组织(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上提出的“亚太自贸区”构想所迈出的最大一步。当时,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表示,会议决定启动亚太自由贸易区进程,批准了亚太经合组织推动实现亚太自由贸易区路线图,这是朝着实现亚太自由贸易区方向迈出的历史性一步,标志着亚太自由贸易区进程的正式启动,体现了亚太经合组织成员推动区域经济一体化的信心和决心。

商务部曾表示,在亚太地区存在很多正在进行或已完成的自贸区谈判,“这些自贸区的发展将为未来建立亚太自贸区奠定基础。”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 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阅读
分享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11人围观)参与讨论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