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admin

商业丨上海明天广场单价7万降至5万没人买 华信系房产究竟有多少?​

admin 2周前 ( 11-16 03:20 ) 15 抢沙发
商业丨上海明天广场单价7万降至5万没人买 华信系房产究竟有多少?​摘要: 原标题:商业丨上海明天广场单价7万降至5万没人买 华信系房产究竟有多少?​ 中房报记者 李燕星 北京报道 相比“双十一”折价...
原标题:商业丨上海明天广场单价7万降至5万没人买 华信系房产究竟有多少?​

中房报记者 李燕星 北京报道

相比“双十一”折价“出嫁”的厦门第一高楼,上海黄浦区人民广场核心商圈的一宗写字楼,运气就没那么好了。

11月12日,阿里法拍官网显示,位于上海市黄浦区、距离上海市政府只有700多米的上海明天广场7至32层标的再次流拍。这已经是这宗标的第二次折价拍卖了。当时共有2人报名、407人设置提醒、4万余人围观,但最终无人出价。

早在10月27日,上海明天广场7至32层就以25.71亿元的价格被首次拍卖,当时5万余人围观却无人报名。

按照《上海华信国际集团有限公司等十五家关联公司合并破产清算案管理人关于拍卖上海明天广场7至32层房产(不含23层避难层)的公告》(以下简称“公告”)中“拍卖标的建筑面积36,513.64平方米”计算, 上海明天广场7至32层首次拍卖时的单价是70424元/平方米,第二次拍卖时的单价是56339元/平方米。

时隔16天, 这宗大标的单价降了足足16085元/平方米,却还是没卖出去。

卖不出去也不是没有道理。小商在某知名商铺写字楼上查了下黄浦区人民广场商圈在售写字楼的单价:甲级写字楼峻岭广场单价2.13万元/平方米、天安中心5.5万元/平方米、港陆广场3.4万元/平方米, 这些数字远远低于上海明天广场拍卖的单价。

有上海商业地产研究人士认为,体量大、单价高是这宗标的流拍的主要原因,另外标的仍存续租赁关系,也会影响市场判断。

也许是被第二次流拍所挫伤,当前上海明天广场在阿里法拍官网上挂出的起拍总价已经降至16.45亿元,算一下, 单价进一步降至45071元/平方米,计划于11月30日第3次开拍,目前有800余人围观,尚无人报名。

该交易标的卖家是谁?

根据上述公告,本次拍卖标的初期的房屋类型为246套酒店式公寓,2003年被上海盛懿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简称“盛懿合伙”)通过公开拍卖取得后进行了大规模改造,包括在同一楼层打通原有墙壁,并根据办公目的重新规划。

目前,上海明天广场7至32层房产(不含23层避难层)已全部设立抵押,其中8层部分房产现被租户马里兰商务中心(上海)有限公司承租,17层房产现由管理人团队使用, 24至32层房产现为中国华信能源有限公司和上海华信国际集团有限公司的办公场所,其余楼层大多处于空置状态,19至22层房产现由上海华信证券有限责任公司行政清理组和甬兴证券有限公司共同使用。

事实上,这宗标的与“华信系”密切相关。盛懿合伙控股股东是上海华信国际集团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后者大股东是上海华信国际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华信”),再上一层的则是中国华信能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国华信”)。

说起华信系,不得不提其幕后实际控制人叶简明,这位出生于1977年的福建人在靠房地产业赚足第一桶金后,迅速投身能源与金融行业。

叶简明在靠房地产行业赚来第一桶金后,投身能源行业。2002年,叶简明创立了中国华信,主营能源与金融,并2017年迎来高光时刻,不仅蝉联《财富》世界 500 强,还在当年9月拟以近90亿美元收购俄罗斯石油公司14.16%的股权, 华信因此一度被坊间称为中国“第四桶油”。

展开全文

但这个“第四桶油”扩张与膨胀的真相却令外界震惊。一直以来,华信系通过做流水、甚至虚构贸易背景,从银行和国企获得大量低成本融资,因此实现高额营收,兴业银行等一批金融机构受累于此。直到2018年,叶简明被查,华信系的债务黑洞才被掀起一角。

“明天系、华信系、安邦系、包括正在‘瘦身’的海航集团, 从公司治理角度看,它们的高速膨胀明显存在巨大缺陷:公司管理上没有公司治理的基本架构,或者有也不发挥作用,很多都没有正常决策程序,都由少数人、家族中几个人或领头人说了算;财务上没有内审机构,也没有正常外部审计,各种会计科目随意挪用或乱用等”,中国金融学会会长周小川在2019年11月4日的一次交流会上就曾毫不客气地指出,“总之,距离我国《公司法》以及相关监管部门对上市公司、金融机构要求的公司治理原则和准则都差得很远,与国际实践、2015年我国赞成的《二十国集团/经合组织公司治理原则》也相去甚远。”

2020年4月,上海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宣告中国华信及其3家附属公司上海华信、海南华信国际控股有限公司、上海华信集团财务有限公司破产,净负债总额达1307亿元。华信系部分公司的破产清算、资产处理拉开序幕。

上海明天广场,成为选择了上海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和清算工作组的第一站。另外,即便上海明天广场7至32层标的以16.54亿元成功交易,但这对于背负有千亿债务的华信系来说,也是杯水车薪。

不过,华信系的房产规模不止于此。

近期,一份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的执行裁定书显示,华信系在上海徐汇苑亦有购置房产,登记在其关联公司国能商业集团有限公司名下,其中涉及被司法拍卖的上海徐汇苑房产分共有27套。

事实上,早在2018年第一季度,华信系就有意出售其位于全球的近100套物业资产,价值超200亿元。而2018年10月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的一份判决书也显示,华夏系旗下广州市锦恒置业有限公司与中国银行广州荔湾支行签订的是固定资产借款合同中,同样涉及其位于广州市越秀区恒福路117号负1层、3层、38套房产及218个车位。

随着破产清算的推进,华信系的房产类资产版图,也将更加清晰。

如需转载,请后台回复“转载”了解规则

加ta进商业交流群

阅读
分享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15人围观)参与讨论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