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admin

青山依旧物已非——贮水山、辽宁路

admin 1个月前 ( 10-24 ) 26 抢沙发
青山依旧物已非——贮水山、辽宁路摘要: 原标题:青山依旧物已非——贮水山、辽宁路 如果在一个人的一生中,可以打上一个地理标记,那么对我而言,贮水山---辽宁路便是重要...
原标题:青山依旧物已非——贮水山、辽宁路

如果在一个人的一生中,可以打上一个地理标记,那么对我而言,贮水山---辽宁路便是重要的坐标。

提起贮水山,老青岛人没有不知道的。它位于市北区辽宁路与黄台路之间,因在德占期间山上建有供青岛用水的贮水池而得名。第一次日占期间,日本人在山上建了一座神社,中国人称之为“日本大庙”,所以贮水山就被老百姓叫成了“大庙山”。

青山依旧物已非——贮水山、辽宁路

直至今日,很多老人仍然这样称呼它。当年还是孩子的我并不知道这些名称的沿革由来,满山疯玩时,发现山上有多处岩壁常年冒着汩汩清泉,还认为这巨大的山体有着什么特殊的功能可以贮水保湿呢!“兰叶春葳蕤,桂花秋皎洁”,反正山上的树、草、花长得特别茂盛,特别葱茏。这巍巍青山,是我童年、少年、青年三个时代的乐园。

青山依旧物已非——贮水山、辽宁路

从上世纪五十年代起,我住在贮水山附近一个国有大企业的宿舍里。偌大的一个院落,东西两边共排列15座二层楼,中间是一个大大的花园。我就读的小学位于贮水山的西北山坡;山上的一块空地,是学校的体育操场。

贮水山108磴台阶正面所对,是辽宁路的南北走向段。每天早晨我匆匆地穿行于辽宁路上。当时辽宁路上有两个文具店,一个书店,一个五金电器商店,一个照相馆,一个摄影器材店,一个布店,一个百货商店,一个糖果食品店,两个土产店,还有曙光理发店,鞋店,辽宁路拐角的市北区医院,辽宁路东面后街的胜利电影院等等。

展开全文

我最爱逛的是文具店和书店,进文具店大多为饱眼福,看看最近都有些什么好看的铅笔刀啊什么的;进书店基本上是蹭书看,从书架上取下书来,为了不让书店的工作人员讨厌,像狼一样急切地、一目十行地吞下几页,然后赶紧走人。这个时期的贮水山像是一个小姑娘,俊俏,有些羞涩,默默地注视着辽宁路上那些老旧的房屋和伸着长鼻子的公共汽车,注视着我这个不懂事的少年,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青山依旧物已非——贮水山、辽宁路

初中是在贮水山南侧的一所中学度过的。有时候顺辽宁路走黄台路到学校,有时候干脆穿山而行。一路公交车换了新车型,不再是长鼻子冒黑烟了;辽宁路的上空架起了无轨电车的直流环路,二路、五路电车拖着大辫子飞跑,给贮水山带来了新景观,辽宁路更热闹了。

夏天的傍晚,有更多的人到贮水山上纳凉。而我,则迷恋于山上的大鼓书。我经常会在下午逃掉那令我瞌睡的副科课程,跑到山上去听百折千回的《杨家将》《水浒传》,说书人一手敲鼓,一手打板,时而平静,时而激昂的说唱,有详有略、起伏跌宕的剧情,把我带进了无比神往的语言艺术的殿堂。

青山依旧物已非——贮水山、辽宁路

高中时期,我上学的地点远离了贮水山,但我仍然经常到山上去,因为山上有各厂家出售处理物品的临时房,而作为无线电爱好者,山下的五金电器商店里元件太贵,山上的则要便宜很多。我常常山上山下来来回回地跑,采购零部件,为自己和朋友安装出一台台半导体超外差式收音机。

不知从何时起,我们宿舍中间的花园,变成了日益增多的孩子们的“足球场”。又不知过了多久,“足球场”上盖起来几栋多层的职工宿舍。“风风雨雨梨花、窄索帘栊、巧小窗纱”。

辽宁路拥挤了,膨胀了,贮水山上不再宁静安逸,日本大庙被拆除建了青岛最早的电视塔,仅存的几间副房也不知什么时候改作了街道工厂,机器响,人声杂。

青山依旧物已非——贮水山、辽宁路

历史进入八十年代后,激增的人口带来了诸多的社会问题:房屋拥挤、交通繁忙、能源匮乏、就业紧张,等等。老居民们做梦都盼望改善环境,改善住房。

随着生产制度和生产关系的大变化,辽宁路上原来的文具店不见了,书店不见了,五金电器商店不见了,照相馆不见了,摄影器材店不见了,布店不见了,百货商店、糖果食品店、土产店、理发店等等都不见了。

代之而起的,是名目繁多的个体小店:卖服装、卖水果、卖烧烤......,空气中充斥着小店电喇叭的叫卖声和烧烤的辛辣与膻味。世俗氛围,青山失色。八十年代末,我离开了这个住了几十年的地方,离开了贮水山,搬到东部居住。

然而,山的灵秀时时感召着我。每每路经辽宁路,便会瞪大了眼睛,细细找寻周边的变化。进入九十年代,辽宁路终于迎来了青岛有史以来最大的变革。贮水山周围除旧布新,颐高数码广场、电子信息城、蓝天百脑汇等楼座拔地而起。

三十年春梦繁华终成真,这一段的辽宁路变成了青岛市北区的科技街,成为胶东半岛最大的IT产业集散地。由于爱好与职业的关系,我还会经常光顾这条电子街,徜徉于各色新奇的数码产品之间,惊叹科技的迅猛发展。

看完电子商店,我会数着108磴台阶,登上山去,细细地打量这片我曾经熟悉的地方,想象着,哪里是原来的照相馆?哪里是书店?哪里是文具店?我与青山两相看。青山依旧,换了人间。

青山依旧物已非——贮水山、辽宁路

作者: 高祀宽,退休工程师。中国散文学会会员,青岛市音乐家协会会员,青岛市摄影家协会会员,青岛市当代文学创作研究会理事。

阅读
分享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26人围观)参与讨论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