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admin

新生儿出生五小时离奇夭折:监控不给看,抢救记录“迟到”一个月

admin 2周前 ( 07-01 03:16 ) 13 抢沙发
新生儿出生五小时离奇夭折:监控不给看,抢救记录“迟到”一个月摘要: 4月2日,现年30岁的王月在青岛市第八人民医院进行剖宫产手术,她的儿子出生后三次阿氏评分均为满分,但却在出生不到两个小时后被送到抢救室,并于出生五个小时后宣布死亡。...
4月2日,现年30岁的王月在青岛市第八人民医院进行剖宫产手术,她的儿子出生后三次阿氏评分均为满分,但却在出生不到两个小时后被送到抢救室,并于出生五个小时后宣布死亡。

【版权声明】本文由企鹅号作者津云创作,在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下属平台独家发布,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津云新闻记者 侯沐伟 发自山东青岛

“孩子出生后三次阿氏评分都是10分,死因至今没有准确说法,护理记录语焉不详,孩子出生后一直离开家属视线也没有一个解释……我们就想知道,孩子究竟是怎么死的?”

4月2日,现年30岁的王月在青岛市第八人民医院进行剖宫产手术,她的儿子出生后三次阿氏评分均为满分,但却在出生不到两个小时后被送到抢救室,并于出生五个小时后宣布死亡。

对于孩子的夭折,王月夫妇表示,医院至今未给出明确死亡原因,且存在新生儿始终远离家属视线、产科护理记录疑似不完整、医院拒绝提供监控录像等疑点。

夭折新生儿母亲:生产前一天B超检查后 医生建议住院做剖宫产

截至2020年4月2日这天,家住青岛市李沧区的王月已经怀孕40+6周了。她告诉记者,选择青岛市第八人民医院(下文简称“青岛八医”)进行生产的主要原因是距离家近,且家人对公立医院较为信任。怀孕后,王月的产检基本都是每周六在青岛八医做的。

新生儿出生五小时离奇夭折:监控不给看,抢救记录“迟到”一个月青岛市第八人民医院

王月表示,4月2日的剖宫产手术并非急诊剖宫产。“其实怀孕过程中我一直是以顺产来准备的,直到4月1日来青岛八医做B超检查,产科的主任医生臧主任看着报告对我说,B超显示孩子个头不小,结合我的骨盆情况,做剖宫产‘不吃亏’,建议先住院,择期做剖宫产手术。”王月回忆道。

4月3日上午,王月在丈夫强宁的陪同下来到了青岛八医办理了住院手续。“住院后,医生并未安排当日手术,而是告诉我们‘可以等到下周做,先住院’,当时我已经怀孕40+6周了,如果等到下一周就是41周了,我有点担心,于是我们当天中午找到医生,询问能否尽快手术。”

在与医生协商后,医生告知王月夫妇将于当天16时左右进行剖宫产手术。根据事后封存的病历显示,王月于16:10被推进手术室,16:39一个男孩出生,其出生后1分钟、5分钟和10分钟的阿氏评分均为10分。

新生儿出生五小时离奇夭折:监控不给看,抢救记录“迟到”一个月婴儿阿氏评分3次满分

孩子出生后不久,便被一名护士从手术室抱上了三楼产房处进行打针、称重和按脚印等步骤。这一过程究竟用了多长时间目前不得而知,据王月及其家属介绍,此后新生儿一直在产房中,直至被通知孩子“出事了”之前,家属始终未曾见到过这个孩子。

“从16:39孩子出生,直到18:19护士给我丈夫打电话说‘孩子有点不好,快过来看看’之间的这段时间里,我和家人都没见到孩子。其间我的母亲和婆婆分别至少去产房护士站问过一次孩子为什么还没送回来,但得到的回答都是‘再等等,一会儿就送回去了’,也没说具体要等什么。”

孩子父亲回忆:新生儿出生不到两小时 护士一通电话告知“孩子不好了”

17:20手术结束并被送回产科病区的王月没有等来护士送回孩子,却等来了护士给丈夫强宁拨来的一通电话,告知他们孩子出事了。

新生儿出生五小时离奇夭折:监控不给看,抢救记录“迟到”一个月产房门口

强宁回忆起产房护士给自己拨的那通说孩子“出事了”的电话:“4月2日18:19,护士给我打电话说,请您过来一趟,孩子有点儿不太好。我随后赶紧来到三楼产房门口,当时这里是锁着门的,我回拨电话喊人,过了三四分钟两位医生抱着我的孩子走出来,我后来得知这两位医生一位是儿科的一位是产科的,其中那位儿科医生对我说‘孩子不太好,要转到儿科去’,随后抱着孩子要上五楼去,而那位产科医生则在电梯口前让我签了一些文件。当时我非常着急,也不记得医生让我签的是哪些文件了,只急着问‘孩子怎么了’,医生对我说‘别着急,可能还要转院,挺特殊的’,我听了后更着急了,赶紧跟着儿科医生上了五楼儿科病区。”

来到儿科病区后,医生向强宁展示了孩子的身体状况。“医生把孩子放在儿科病区门口一张用于登记的桌子上,把薄被揭开,提溜提溜孩子的胳膊和腿,告诉我孩子肌张力变得不好,呼吸也变得困难了,脸色也变得不好。事后回想起来,这还是孩子出生后我第一次仔细地看他一眼。”强宁回忆道,“我赶紧求医生救孩子,医生说‘先去一楼办个就诊卡’,我赶紧下一楼去办卡,再回来时,孩子已经不在桌子上了,可能是被带进了儿科病区里面。随后,医生又告诉我还要办个住院手续,我便又下到一楼去办理。随后我母亲也过来了,我们就在儿科病区的门口等着。”

新生儿出生五小时离奇夭折:监控不给看,抢救记录“迟到”一个月儿科医生向强宁展示孩子身体状况的桌子

王月夫妇事后从青岛八医拿到的病程记录显示,18:25新生儿由产房转入NICU。

提及这个刚出生的孩子被抢救的过程,强宁的语气变得凝重,那近3个小时的抢救时间是他不太愿意再回忆起的经历,就在那段时间里,儿子活下来的希望逐渐变得渺茫。

“我看到,有两三个医生从抢救室的铁门中进进出出,19:35左右,儿科主任赶了过来,进去后5分钟出来对我说‘情况不太好,呼吸不行了’,并找麻醉师核实是否是麻药通过脐带传导,还询问了我和家人有无家族病史。又过了10分钟多一点,儿科主任出来说‘好点儿了,呼吸上来一点儿了,别紧张’,但再过了10-20分钟左右,又出来对我们说‘孩子不好了,心率、呼吸都下降’。20:30主任再出来时,终于对我们说道‘孩子没有呼吸了’。”

强宁告诉记者,这时候,医院让他签了《病危通知书》,“20:30以后,我在医生引导下进去看过孩子一次,孩子已经没有心跳和呼吸了。我和家人仍然抱着一丝希望求医生再抢救一下,但到了21:30左右,医生对我们说‘孩子抢救不过来了’,我们只得放弃坚持。随后,医院方面让我们签了同意放弃抢救的文件,孩子宣告死亡。”

阿氏评分满分孩子却突然不行 尸检报告和医院死亡讨论中死因尚未明确

强宁和王月夫妇告诉记者,孩子抢救无效死亡后,多个细节让他们觉得事有蹊跷。其中最令他们不解的,是孩子出生后1分钟、5分钟和10分钟的阿氏评分均为满分,却被突然告知孩子不行了。

新生儿阿氏评分,即新生儿阿普加评分法,用以判断有无新生儿窒息及窒息严重程度,是以出生后一分钟内的心率、呼吸、肌张力、喉反射及皮肤颜色5项体征为依据,每项为0~2分,满分为10分。在4月3日封存的病历中,无论是病程记录还是婴儿出生记录,都显示该婴儿出生后的3次阿氏评分均为满分10分。

与上述这份满分的阿氏评分相对的,是在5月7日王月夫妇从青岛市卫健委拿到的尸检报告中,写着“新生儿宫内窘迫,肺泡腔内见大量羊水吸入”等病理诊断内容。王月夫妇告诉记者,他们不明白孩子的这个“满分”当时是如何打出的,“我们后来还问过护士,究竟有没有当时用于阿氏评分时孩子的具体呼吸数值,她说可能有,但也没提供出来。”

新生儿出生五小时离奇夭折:监控不给看,抢救记录“迟到”一个月王月之子的尸检报告

此外,令王月夫妇疑惑的是,无论在事后由青岛市尸体解剖检验中心出具的尸检报告,还是青岛八医提供的封存病历,近3个月的时间里,都没有对王月夫妇孩子的死因有明确说法。

“尸检报告一共只有两页纸,其中只写了我们孩子的病理诊断和大体解剖过程。在青岛八医提供的孩子转到儿科的入院记录中,写着初步诊断‘1、反应低下待查2、青紫待查3、呼吸衰竭’。直到现在,都没有人向我们解释孩子为什么会突然出现这些症状,以及‘待查’的结果是什么。”王月对记者说道,“至于在孩子的死亡记录上,青岛八医对死亡原因只写了四个字‘呼吸衰竭’,却没人对我们说明为什么会出现呼吸衰竭。”

关于王月之子的死亡原因,在5月6日青岛八医封存的病历中,有一份时间为4月7日的《死亡病例讨论记录》,参与这次对王月之子死亡讨论的共有6名医师和1名护师,该讨论中,有多位医师表示“不能由常见疾病解释”,有医师在该讨论中表示“可能存在遗传性代谢病……家属已送检基因筛查,等候结果明确诊断”。

针对是否存在遗传性代谢病,王月夫妇告诉记者,为了检查孩子的夭折是否与家族病史等有关,他们在青岛八医医生的建议下于4月3日到青岛市妇女儿童医院做了基因检测,并于5月底拿到了基因检测报告,结果显示,没有发现父母基因与新生儿死亡有关。

王月向记者回忆起他们近日向医院交涉希望获知孩子死亡原因时的细节。“我们在向医院询问孩子死亡的事情时,医院方面的一个律师突然自言自语似的嘟囔了一句‘产妇还有点并发症,你看看,你们自身也有点问题的’。”

这里所指的并发症,是王月曾在怀孕35周时检测出来妊娠期糖尿病的症状。“当时我检测出来的血糖值是5.29mmol/L,这比正常血糖标准略高,医生当时告诉我,这个血糖有点高了,但高得不严重,基本上可以判断为妊娠期糖尿病。后来,我每次去产检时都问一句‘要不要再测一个空腹血糖’,但医生只是询问几句是否控制了饮食,直至剖宫产之前,并没有再给我测过。”

事实上,青岛八医方面至今并未就王月之子死亡的原因有一个明确结论。在前文所诉的《死亡病例讨论记录》中,青岛八医某主任医师在这次会议的结论中写道:“患儿出生后评分正常,在2小时内出现不明原因的呼吸衰竭,肌张力低下,应该考虑于宫内发育异常,或疑难杂症……鉴于医学当前诊断手段不完善,仍然会有部分疑难杂症诊断受限,不能明确诊断。”

新生儿出生五小时离奇夭折:监控不给看,抢救记录“迟到”一个月青岛八医对王月之子的死亡病例讨论记录

为何新生儿长时间脱离家人视线?

家属质疑医院记录疑似有空缺

除了孩子的死亡原因之外,在孩子出生到护士通知父亲孩子出事的将近2小时里,为何迟迟不见孩子被送回家属身边?这段时间里孩子的健康状态和护理过程是怎样的?医院方面始终没有给他们一个充分的说明。

王月说道,她的母亲和婆婆在新生儿被抱到产房后,先后去产房护士站问过孩子的情况,“她们一过去问,护士就说是‘在护理,很正常’,到最后也没把孩子送回到家属这边来。”

近日,记者来到青岛八医产科病区和产房,试图求证该院对剖宫产后新生儿的处理流程。多名值班护士告诉记者,青岛八医给新生儿打针、称重、按脚印等步骤都是把孩子抱到产房去做,但对于这一过程所需要的时间,记者未得到明确回答,一位护士答复称“这说不好”。

“在孩子还没转到儿科前的产科临时医嘱单中,孩子出生后的记录只有16:40的各项打针、听力筛查等,还有16:50的测血糖,此后时间就一下子跳到18:10的‘吸氧’。这中间还发生了什么,我们从病历中看不到,医院也没对我们解释清楚。”王月说道。

新生儿出生五小时离奇夭折:监控不给看,抢救记录“迟到”一个月王悦之子在产科的临时医嘱单

“我们问过医院,这中间是不是有空缺,为什么看不到别的内容,医院那位律师说了一句‘正常的内容就不用记’。对此,我们是不认同的,如果说都是‘正常的内容’,孩子怎么突然变成那样的?”王月提出疑问。

王月告诉记者,孩子死亡后,她和家属多次要求青岛八医出具相关监控录像,但屡次遭到阻挠。

强宁讲述了向医院提出看录像要求的经历。“4月2日孩子死亡当晚,我们第一次报警后医院方面表示会配合,但警察走了后不仅病历没让立即封存,监控也没让看。我来到医院安保室要求看监控,一个工作人员当着我的面接了一个电话,然后告诉我‘(监控)不让看,必须要有警察在场’。我打110报警,警察来了后对方表示‘也不能看,要有警方出具的调监控证明’,随后在场警察表示‘这个管不了,要开证明得去派出所’,我再打派出所电话,没人接听。我和医患办沟通这个事,医患办告诉我‘监控是归安保管的,我们管不了’。”

此后,经过多次沟通,强宁最终只看到了产房外电梯间的录像。“至于产房内的情况我们就不清楚了,我们问过产房内有没有录像,对方也不明确说有没有,就和我们说‘涉及隐私’,随后表示于4月9日封存录像。”

window.DATA.videoArr.push({"title":"病区外的公共区域装有监控摄像头","vid":"m31073hoihv","img":"http://puui.qpic.cn/vpic/0/m31073hoihv.png/0","desc":"病区外的公共区域装有监控摄像头"})

就产房内外监控录像一事,记者联系到青岛市第八人民医院医患沟通办公室的毕主任,毕主任告诉记者,监控录像确实没有与病历在同一时间封存,而是在4月9日封存的。

毕主任还表示,青岛八医的产房内部并无监控录像,青岛八医和青岛市卫健委的情况通报中所提及的“双方共同对相关监控视频进行了封存”主要指公共区域,即从电梯口到产房的这部分区域的监控录像。

对于这个说法,王月不认同:“医院方面此前一直没人明确告诉我们产房里面究竟安没安装监控,直到这件事被媒体曝光后的6月22日,青岛八医的张书记在医院见我们时,我们才被告知‘产房内部没有监控’。”

病历封存一波三折 本应6小时内补完的抢救记录“迟到”一个多月

刚出生的孩子死亡后,王月夫妇第一时间想到了封存病历留证,但封存病历的过程却屡现波折。

强宁回忆,他最早要求青岛八医封存病历是在孩子宣布死亡后的一小时后,即4月2日22:30,但遭到了院方的拒绝,“一位儿科医生对我说,病例还没弄完。”

与青岛八医沟通封存病历一事未果后,强宁选择报警,“警方当晚23点多过来了,我们提出要看监控、要封存病历,此时青岛八医医患办的人在警方面前表示‘会积极配合’,但警方离开后,他们态度就有所变化,表示‘这么晚了都下班睡了,打印机也不好,要不就自己去弄,要不就明天吧’。”最终,相关病历在4月3日才被封存,强宁至此才拿到病历的复印件。

事实上,病历前后共封存了两批。5月6日,王月夫妇从青岛八医处拿到“第二批封存病历”,据青岛八医医患办对他们的解释,这次封存的病历主要为王月剖宫产手术的术前讨论和术后护理的内容,以及王月孩子的部分病历补充。涉及王月之子的病历主要包括产科对新生儿的病程记录、儿科对新生儿的病程记录、王月之子的临时医嘱单、长期医嘱单、新生儿住院家属知情书、NICU护理记录单、病危病重通知书、王月之子死亡记录等内容。

其中,5月6日的儿科对新生儿的病程记录包含了4月2日当晚的抢救记录,但王月质疑道,这份抢救记录来得太迟了,时间上不合规定。“按照抢救记录需在6小时内据实补记齐全的规定,这份抢救记录应出现在4月3日第一批封存的病历中,医院方面在孩子死亡当晚没有立即封存病历,到第二天封存病历前,医院有充足的时间能够补全、也必须补全抢救记录。但这份记录直到5月6日才给到我们手里。因此我们有理由认为它已经不可信了。”王月说道。

新生儿出生五小时离奇夭折:监控不给看,抢救记录“迟到”一个月4月3日和5月6日封存病历中的同一文件对比

记者通过对前后两批封存病历的对比发现,产科对新生儿的病程记录、王月之子在产科的临时医嘱单在前后两批封存病历中均存在,且内容完全一致。但在儿科的临时医嘱单上,5月6日的版本比4月3日的版本多了6处手写的“未查”字样,并在旁边附有医生签字。王月告诉记者,青岛八医方面对此未作解释,她也不理解其中含义。

“和青岛八医医患办沟通的过程非常受打击,我们提出了疑问,但医院方面的负责人和律师频频用带有刺激性的言语回答我们,导致交流很难进行,我们的疑问也没得到解答。”

在王月夫妇家中,原本给新生儿准备的婴儿床仍然摆放在房间一角,这张目前已用不上的婴儿床上堆满了杂物。王月的婆婆告诉记者,为新生儿准备的小衣服、小鞋子等还存着,一家人都不敢看这些衣物,“想起来孩子已经不在了的事就伤心,我们目前就想知道孩子是怎么死的,想知道医院方面究竟负有哪些责任,想得到一个解释。”

新生儿出生五小时离奇夭折:监控不给看,抢救记录“迟到”一个月王月家中仍保留着给新生儿准备的小衣服

青岛八医医患办:材料已提交上级部门 部分家属质疑内容目前不便透露

青岛市第八人民医院医患沟通办公室的毕主任介绍道,王月的孩子死亡后,医院方面一直由医患办出面与王月及其家属对接。

毕主任向记者证实,王月及其孩子的病历确实分两次进行了封存,分别为4月3日和5月6日,对于王月孩子病历部分补充内容为何到5月6日才提供给家属,毕主任未进行解答。

记者就产妇王月及其家属质疑的新生儿护理记录存在空白、为何尸检报告写明“肺泡腔有大量羊水吸入”而阿氏评分却是满分、为何新生儿在产房做完打针、称重、按脚印等步骤后没有被送回到产妇或家属视线内、新生儿死因究竟是什么等问题进行了询问,毕主任表示:“目前医院方面不便向媒体透露,我们已经向上级部门青岛市卫健委提交了材料,后续如何公布信息,也是由上级部门把握。”

记者问道,目前青岛市医调委是否已经介入本事件,毕主任表示“这个不便透露,具体的还是问医院的文化宣传部吧”。

记者随后联系到青岛市第八人民医院文化宣传部,希望就本事件的调查进度和患者家属提出的疑点作进一步了解。医院文化宣传部孙主任告诉记者:“这个事件主要是由医患办和患者对接的,涉及事件调查的具体内容我这边不太了解。医患办负责人毕主任让我转述,该答复的内容已经在此前的采访中说过了,目前没有其他内容要答复了。”

记者联系到王月剖宫产手术的主刀医生、青岛市第八人民医院产科主任医师臧主任,臧主任在获知记者身份后,表示“要遵守医院纪律,目前不能随便和人打交道,你去问医院宣传部吧”,随即挂断电话。记者联系到王月孩子死亡当日曾向孩子父亲强宁打电话通知“孩子不太好了”的护士袁女士,她同样表示“不方便接受采访”。

新生儿出生五小时离奇夭折:监控不给看,抢救记录“迟到”一个月王月

6月18日,青岛市第八人民医院和青岛市卫健委分别发布了《关于我院新生儿去世相关情况的说明》和《关于青岛市第八人民医院新生儿去世情况的说明》。青岛市卫健委在说明中提道:“对市第八人民医院发生的新生儿去世事件,我委高度重视,责成医院在前期与其家属协商的基础上,进一步加强沟通,妥善处理此事。我委将依法依规,引导医患双方通过协商、市医疗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调解、司法鉴定等法定途径妥善解决该医疗纠纷。”

新生儿出生五小时离奇夭折:监控不给看,抢救记录“迟到”一个月青岛市卫健委关于此事件的通报

截至记者截稿前,青岛市第八人民医院和青岛市卫健委未就本案做进一步的说明。

津云将持续关注此事件。(文中部分图片由受访者提供,部分人物为化名)

阅读
分享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13人围观)参与讨论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