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admin

大股东占款逾18亿 科迪乳业败走多元化

admin 5个月前 ( 06-30 ) 79 抢沙发
大股东占款逾18亿 科迪乳业败走多元化摘要: 原标题:大股东占款逾18亿 科迪乳业败走多元化 上市仅5年,热衷多元化、曾一度风光无限的河南企业科迪乳业(002770.S...
原标题:大股东占款逾18亿 科迪乳业败走多元化

大股东占款逾18亿 科迪乳业败走多元化

上市仅5年,热衷多元化、曾一度风光无限的河南企业科迪乳业(002770.SZ)已在风雨中摇摇欲坠。

6月29日起,科迪乳业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股票简称变为“ST科迪”,当天开盘即跌停,报2.6元/股,跌5.11%。

这一切与6月23日晚发布的26份公告有关。在这些公告中,科迪乳业承认控股股东科迪集团非经营性占用公司资金余额高达18.65亿元,由此揭开了去年公司“存贷双高”却拖欠奶农款项的资金迷局。

祸不单行。科迪乳业的业绩亦出现断崖式下滑,其同日公布的2019年年报显示,2019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5.65亿元,较上年同期减少55.99%;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1.75亿元,较上年同期减少235.51%。

科迪乳业公告称,“目前公司生产经营正常资金得到有效缓解,未来12个月内持续经营不存在问题”,不过,6月29日,一名奶农代表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科迪乳业还未还清欠款。

科迪乳业将何去何从?科迪集团占用的资金去了哪里?能归还的几率又有多大?

就上述问题,时代周报记者近日分别联系科迪乳业和科迪集团采访,6月29日,科迪方面相关负责人回复称“请以公告为准”。

“科迪乳业实控人占用上市公司的资金超过了上市公司的净资产,说明上市公司的内控出现了严重问题。实控人持有上市公司的股权已全部质押,由于占用的资金数额巨大,实控人还上占用资金的概率较小,开市后预计上市公司股票会连续跌停,实控人股权面临被平仓/冻结甚至法拍,上市公司面临被ST甚至退市。”6月28日,广州雪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李昌民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危机蔓延

延期两个月后,6月29日,科迪乳业终于发布2019年年报。这是拖欠奶农款项事件发生之后的首份年报。

从年报来看,危机已蔓延至科迪乳业的经营业绩,公司各大区域市场全线溃败。

展开全文

作为科迪乳业的大本营,河南地区2019年营收为2.61亿元,较2018年的5.61亿元同比减少53.53%;山东地区营收为9019.7万元,较2018年的3.34亿元同比减少72.96%;江苏地区、安徽地区分别实现营收1220.25万元、2907.5万元,分别同比减少72.37% 、66.2%。

6月28日,高级乳业分析师宋亮对时代周报记者分析,科迪乳业业绩下滑的根本原因是终端动销差,首先,科迪乳业奶农欠款事件对其诚信形象大损,很多渠道商可能担心其产品信用及回款不够,所以不敢轻易去做科迪的产品;其次,科迪资金链短缺,会造成它在终端市场的投入不够;最后,现在科迪的产品创新乏力,再加上企业之间的竞争非常激烈,去年开始龙头乳企继续加码,对三四线市场进行深度铺货。

当日,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也对时代周报记者指出,在巨头的挤压下,区域乳企压力不断增大,加上拖欠奶农款项事件的爆发,从资本端、政策端、产业端、渠道端以及消费端来看,其认可度被进一步削弱。

与业绩断崖式下滑相对应的是,科迪乳业2019年经营活动现金流入小计同比减少61.20%。另外,截至2019年年末,科迪乳业货币资金余额2657.75万元,较2018年年末余额减少16.45亿元,同比减少98.40%,主要为本报告期控股股东借本公司款项所致。

值得注意的是,科迪乳业货币资金的银行存款冻结受限金额为2574.85万元。

据科迪乳业披露,截至6月23日,公司控股股东非经营性占用公司资金余额为18.65亿元,占公司最近一个年度经审计净资产的118.26%。

目前,科迪集团作为控股股东持有科迪乳业44.27%股份,张清海、许秀云夫妇则是科迪集团和科迪乳业的实际控制人,张清海是科迪集团和科迪乳业董事长。

根据2019年年报,亚太(集团)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以下简称“亚太审计”)为科迪乳业出具了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对公司2019年度内部控制自我评价报告出具了内部控制鉴证报告,该报告鉴证了科迪乳业在内部控制方面存在的重大缺陷。

科迪乳业与控股股东科迪集团存在资金往来从而形成其他应收款,公司也未计提坏账准备。相应地,科迪乳业其他应收款2019年年末余额较2018年年末余额增加18.66亿元,同比增长66545.71%。

亚太审计实施了检查、访谈、分析、函证等审计程序,亚太审计仍对该款项的可收回性存在疑虑。

“公司无法按时偿付到期债务,期末存在较多的司法诉讼,导致部分银行账户被冻结、部分资产被冻结、查封,公司的生产经营受到不利影响,这些事项表明,可能对公司持续经营能力产生重大不确定性。公司采取了改善措施,但仍存在我们对其持续经营能力不确定性的疑虑。”亚太审计表示。

多元化败局

占用科迪乳业巨额资金背后,科迪集团正在面临危机时刻。

科迪集团创立于1985年,以900元投资罐头厂起家,逐渐发展成一家多元化食品企业集团,涉足乳制品、速冻食品、面制品、天然饮用水、大米和非转基因大豆油等领域,旗下子公司除了科迪乳业之外,还有科迪速冻、科迪生物、科迪万头现代牧场、科迪便利连锁商贸有限公司等多家子公司。

从科迪集团的产业布局来看,1994年,科迪开始投资方便面行业;次年,进入速冻食品行业;1998年,集团进军乳业。

实际上,最先在市场崭露头角的是科迪速冻,其于1995年率先在中央电视台投放了汤圆广告,“科迪汤圆,团团圆圆”的广告语传遍街头巷尾。这曾一度让科迪汤圆品牌名扬全国。

时过境迁,相比三全、思念等企业的迅速崛起,科迪速冻却开始频频掉队,辉煌难续。

对于科迪速冻的“没落”,业内认为与科迪集团注意力的转移有关。这从科迪集团、科迪乳业董事长张清海的言论中也能得到印证。

“科迪‘吃’了10年方便面(的效益),后来差不多也‘吃’了10年速冻(的效益)。”张清海说。

科迪乳业上市之后,张清海的注意力似乎又开始转移—把“没落”的科迪速冻装进上市公司。

2018年,科迪乳业意图向科迪集团、张清海、许秀云等主体支付15亿元收购科迪速冻,不过,市场上关于这项交易涉嫌利益输送的非议接连不断,该交易亦在2019年爆发拖欠奶农欠款事件后终止。

另一方面,科迪集团也在全国广泛布局便利店。在2018年12月举办的科迪乳业2018年全国经销商表彰先进(答谢)大会上,张清海介绍,科迪集团计划从2019年开始用3年时间在全国建设科迪社区便利店或加盟店1万家,从根本上解决整个科迪集团的发展瓶颈问题,即渠道和终端问题。

不过,业内亦有观点认为,科迪乳业资金被科迪集团挪用,正是因为便利店业务拖累了科迪集团业绩。

“科迪乳业此前疑似第一大股东利益输送的收购,以及目前自查出的大股东占用公司资金,都说明其大股东对于上市公司监管缺乏敬畏、上市公司的治理机制瘫痪,透明度差、内控缺失,大股东肆意滥用其控制地位损害其他股东权益。”6月28日,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科迪乳业及其大股东可能面临监管调查及处罚,而上市公司被占用的资金短时间内恐怕也难以收回,经营上将面临资金周转问题。

“科迪乳业上市以后,这些年资金挪作他用,并没有集中起来做渠道和品牌建设,没有真正去搞科研做产品升级。”宋亮表示,随着市场集中度不断提升,其内部矛盾激化,所有的问题都会暴露无遗。而疫情导致中国消费市场元气大伤,龙头乳企又持续加码市场,本来压力就剧增的科迪乳业,未来面临的风险可想而知。

科迪乳业在公告中表示,将采取有效措施消除该事项对公司的影响,包括自筹流动资金、协商供应商给予一定账期宽延;加大存货变现及应收账款催收力度、力争预收部分货款;控股股东拟通过出让其名下优质资产偿还借用资金。

2019年8月,科迪乳业因涉嫌违法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科迪集团占用上市公司资金背后的更多内幕,还需等待调查结果的公布。

“考虑到2019年8月证监会就已经对科迪乳业立案调查,对此最终的处罚可能还是根据老证券法顶格处罚60万元。”6月29日,上海创远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许峰律师对时代周报记者指出。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阅读
分享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79人围观)参与讨论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