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admin

【看藏品】古人使用公筷公勺吗?

admin 2周前 ( 06-28 03:02 ) 6 抢沙发
【看藏品】古人使用公筷公勺吗?摘要: 原标题:【看藏品】古人使用公筷公勺吗? 这,是我们中国人印象中的聚餐,热闹团圆。 这,是人人惧怕的病毒,可以通过唾液...
原标题:【看藏品】古人使用公筷公勺吗?

【看藏品】古人使用公筷公勺吗?

这,是我们中国人印象中的聚餐,热闹团圆。

【看藏品】古人使用公筷公勺吗?

这,是人人惧怕的病毒,可以通过唾液传播。

【看藏品】古人使用公筷公勺吗?

展开全文

这,只是简单的一双筷子和一只勺子,

却可以阻断病菌的一个传播途径。

【看藏品】古人使用公筷公勺吗?

古人使用公筷公勺吗?并不!

那么古人聚会的场景是什么样的呢?让我们看图说话!

第一阶段 分餐

时  间

隋唐以前

食  制

分餐制,一人一餐。

坐  姿

席地而坐

桌案形式

案,矮小,适合坐姿。

【看藏品】古人使用公筷公勺吗?

汉代 画像砖《宴饮图》

四川成都出土

【看藏品】古人使用公筷公勺吗?

五代 卫贤《高士图》局部

故宫博物院

【看藏品】古人使用公筷公勺吗?

此画描绘的是东汉隐士梁鸿与妻子孟光举案齐眉、相敬如宾的故事。

分食制

【看藏品】古人使用公筷公勺吗?

飨,用酒食招待客人。字体演变中,从青铜时代的甲骨文到金文到秦国的篆文,都可形象的反映当时进餐时的跪坐姿势。

字源解说:“鄕”是“饗”的本字。鄕,甲骨文为(人,脸朝右)(食)(人,脸朝左),表示两人相向而坐,一同进餐。

分食制的宴饮场景大抵如此:盛装羹汤的鼎或奁置于地上,内置大勺用于分食。食物在庖厨中已分好,客人席地而坐,1-2人一小案,把酒言欢,却只享受着各自分得的美食。

【看藏品】古人使用公筷公勺吗?

东汉 铜餐具

河南巩义新华小区汉墓出土

现藏于巩义博物馆

【看藏品】古人使用公筷公勺吗?

战国 铁木箸

旅顺博物馆

【看藏品】古人使用公筷公勺吗?

秦代 铜箸

旅顺博物馆藏

【看藏品】古人使用公筷公勺吗?

汉代 陶勺

旅顺博物馆藏

第二阶段 会食

时  间

隋唐之际

食  制

分食制向合食制过渡阶段,当时人称之为“会食”。

坐  姿

各!种!各!样!

桌案形式

食床(即高桌,桌的称谓在唐五代时期尚未出现。)

【看藏品】古人使用公筷公勺吗?

唐代 壁画《宴饮图》局部

陕西长安县唐墓

【看藏品】古人使用公筷公勺吗?

五代十国时期 顾闳中《韩熙载夜宴图》局部

故宫博物院藏

会食

所谓“会食”,即共桌不共餐。是从“分食制”向“合食制”转变的一个过渡阶段。从魏晋南北朝时期开始,北方少数民族文化与中原地区的汉文化越来越多的交流与融合,导致了高足坐具的流行和随之而来食床升高,以及烹饪技术的发展和菜肴品种的增加,各种各样的因素共同促成了食制的转变。

会食制的宴饮场景大抵如此:高桌大椅,客人围坐,坐姿千奇百怪,有人仍如分食制时盘坐、有人一腿盘坐一腿垂下、亦有人垂双足而坐犹如今人。虽场面已如现代聚会般热闹,但食物仍是由庖厨分好,一人一份,独自享受。

【看藏品】古人使用公筷公勺吗?

唐代 铜箸

旅顺博物馆藏

【看藏品】古人使用公筷公勺吗?

唐代 舌形匕

旅顺博物馆藏

第三阶段 合食

时  间

宋代至今

食  制

合食制

坐  姿

垂足而坐

桌案形式

高桌

【看藏品】古人使用公筷公勺吗?

北宋 赵佶《文会图》局部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看藏品】古人使用公筷公勺吗?

北宋 张择端《清明上河图》局部

故宫博物院

会食制的宴饮场景:请自行想象您生活中参加的各种聚会,就是那样!

【看藏品】古人使用公筷公勺吗?

宋代 漆勺

旅顺博物馆藏

【看藏品】古人使用公筷公勺吗?

明代 铜箸

旅顺博物馆藏

【看藏品】古人使用公筷公勺吗?

清代 银三镶红珊瑚箸

旅顺博物馆藏

【看藏品】古人使用公筷公勺吗?

清代 骨雕福寿纹箸筒

旅顺博物馆藏

那么针对现在很多人提倡的回归分食制的想法,理论上是益处多多的,不必“津液交流”,更加卫生健康。但延续了一千多年的传统想改变是不能一蹴而就的。如王仁湘等诸多专家提出的,回归“会食”制,共桌不共餐,对现在的中国人来说无疑是最为理想的食制,即团圆热闹,又卫生健康,这必然需要烹饪加工、餐饮服务等环节的共同改变来支撑,是需要时间来慢慢实现的。在一切准备好之前,公筷公勺的推广使用显得更为现实和容易实现。

想了解更多关于筷子的故事?快来旅顺博物馆参观《筷子春秋——旅顺博物馆藏箸文物展》吧!

参考文献:

王仁湘:《味无味——餐桌上的历史风景》,四川人民出版社,2015年2月第1版。

刘保国 刘云:《中国箸文化史》,中华书局,2006年10月。

高启安:《唐五代敦煌的宴饮坐向和座次研究》,兰州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第31卷第2期,2003年3月。

来源:大连公共文化

编辑:孙 伟

校对:孙 亮

阅读
分享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6人围观)参与讨论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